• 2007-09-29

    王老师之死 - [心事]

     

     

    喜报总是花枝招展,老远一眼就能看出来。讣告一般是朴素的,小小的,不起眼的。小人物的讣告就更小,小到瑟缩。

    一进办公楼的大厅,不祥地看见一角白纸,B5的尺寸。过去看看,惊悉学报编辑部的王群老师去世了,“因病医治无效,享年57岁”。

    我只见过王群老师一面,时间不超过3分钟。我是去投稿的作者,他是资深的责任编辑。在知识就是权力的大背景下,掌握了知识发表权的学报编辑们,许多已经滋润起来、不可一世起来。但是我看见王老师伏案的样子,直觉他还很“传统”——那是堆得满满的如山一样的稿件,王老师拱起的后背埋在其中,干瘦、疲惫却又有所坚持。印象很深的还有他满脸的皱纹,眼镜后面望着我的锐利的眼神,凛然不可通融。

    是的,虽然那种凛然感也许会令人不“舒服”,但是学术的把门人应该是这样的吧。我交了稿,一句客气话也没说。后来,那篇长达15000字的论文,经过正规的评审程序后还是在学报上发表了,王群老师是责任编辑,一字未易。这就是我们的“合作”了。

    老师走了,这样的老编辑又少了一个了。

    心里莫名地难受起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以貌取人 2006-09-29
    后着干啥? 2005-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