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04

    总厨 - [趣事]

     

     

       

    堂弟站在路口等我们,简单地穿着体恤和牛仔,可是从我这里看去,他的头上是有顶高帽子的,白色的浆得硬硬的帽子。我知道厨师的级别越高,头上的帽子也越高,所以我望着堂弟头上一尺的虚空,恩,那峨冠至少该有这么高吧。

    在我们这代人里,堂弟是唯一继承了祖业的,现在已经是五星级酒店里的西餐总厨了,不错不错。记得《老友记》里的莫尼卡,做梦都想当这么个角色,有自己的厨房和团队,设计自己的菜式,在客人大为欣赏的时候从厨房里走出来听听恭维。这早已经不是“大师傅”的概念,几乎算是“1/3个经理”+1/3个艺术家”+1/3个美食家”,很好很好。

    堂弟来探望我是件高兴的事,不过请他吃饭是件头疼的事。如果我亲自动手给他做饭,那真是“没得辱没了家声”;如果我准备好东西请堂弟上灶——那我得准备多少东西啊,我洁净的厨房里只有几样调料,怕是不够用呢;再者,请人家吃饭还让人家自己动手总归不大合适。没办法喽,还是出去吃。

    路过“第一食品”,堂弟耐心地教我该买哪个牌子的橄榄油,挑牛扒时该注意什么,百里香该怎么用。唉唉,对着墙上那张“疱丁解牛图”(就是教你牛的各部位各叫什么名字,且该如何料理的),我很失落,我怎么就没有一丁点兴趣呢——即便是对着“和牛”那喝啤酒听音乐被按摩着成长起来的圆润屁股!

    一直以来,我是很有危机感的。女人么,不可能完美,所以“贤淑”和“美丽”占一样就行。“美丽”是天生资本,美女如果好吃懒做一点,还可能被原谅,多少有个“入厨豁免权”。实在不“美丽”,“贤淑”也好,“下得厨房”是首要的,要掌握男人的心先要掌握男人的胃。可是,假如,if,像我这样的,既不美丽还不贤淑,咋整?

    堂弟的到来使我灵光一闪,我只有“有钱”这一条路了。等我有了钱,我在家里当“总厨”,雇几个专业厨子,自己写了水牌,每天指明要吃什么,平日里查查菜帐,在厨房里巡逻一下,挑剔一下火候和油盐,还有机会向客人炫耀说:

    “这也不难。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签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1,王熙凤那可是地地道道地大美女

    2,大师傅也是我当年的梦想

    3,师傅自己吃东西不一定很讲究的
  • 原來你也對茄鲞念念不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