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05

    看热闹 - [书事]

     

     

    人的观看是有倾向性的,有的东西看得见,有的东西视而不见。王八看见绿豆,看见的是相似性;情人眼里出西施,看见的哪里是人、看见的那是爱情。有很多人天赋异秉,从偶然里看见必然,从现象里看见本质,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见了个脚印就能判断出罪犯,都令人羡慕。还有不少人会利用工具,放大镜、望远镜、显微镜、针孔窥视镜、能在血管里运动的电子镜,看得更远更多更详细,也让人向往。我们是凡人,看见的多是俗物,所以这个“观看之道”是该练练了。

    网友一愚看的《我们什么也没看见》我还没看见,我看的是另一本《视觉文化》,Richard Howells写的,虽然是入门书,但是广征博引,作者的学术功底是好的,表达也是清楚有序的,值得推荐。

    买此书的动力是封面,用了Jan van Eyck的“The Arnolfini Wedding Portrait”,因为《绝望主妇》的片头用过这画,《阿尔诺菲尼婚礼肖像》已经很“泡漂了”(popular)。稍微看得细点,发现墙上那著名的镜子被换成了电视,新娘的手里多了个遥控器,有趣,买了。

    书里对这张画果然有议论。画是为了纪念和庆祝意大利富商阿尔诺菲尼的婚礼,所以就象现今的结婚照一样,画的是新娘和新郎,双人肖像。如果细看,这张画里有趣的地方很多,比如两人后面的墙上,画家公然幽默地写了一行字:“简·凡·艾克在这里,1434”。字迹下的镜子里,能看见人影憧憧,除了夫妻俩的背影,显然还有画家自己,以及另外两个站在门口的人。而这面镜子本身也不得了,环绕着十副小装饰画,是耶稣受难的组画,画面全都历历可辩。

    看到这些还不算什么,还要懂得隐藏的象征主义(disguised symbolism),比如烛台上唯一的蜡烛,墙上的串珠,新人脱下的拖鞋,前景中的小狗,窗台上的苹果,床上的木雕,都是有来历、有出处、有讲究的。

    最八卦的是新娘的肚子,在现代人的眼里,她好象是怀孕了。不过,在当时的文化背景下,未婚先孕可是丑闻啊,阿尔诺菲尼先生不至于如此勇敢地让人画下这一幕吧。所以,新娘也许是有意显得肚子突出,为了证明自己有生育能力?更有可能是一种时尚,新娘穿着高腰线的曳地裙装,为了方便脱鞋而把衣服抓住提起来。我看这款衣服很“眼熟”,绿色,毛皮镶边,特别是袖子下那漂亮的皱摺,天,不是这季的Prada嘛。

    可是,看见这么多细节又有什么?我关心的还是画中人的表情。先生老着脸,目光向斜下方,若有所思,狐疑?夫人脸上有红晕,呆是呆了点,可是表情还很笃定,嘴角是向上的。两人的手是握在一起的,可是视线并不相交,以我的经验来看,显见老婆爱老公比老公爱老婆更多一点。替她担心。

    总之,内行看见的是门道,外行看见的顶多是个热闹。不过只要认真观看和大胆思索,还真够热闹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绝色 2008-10-05
    高处不胜寒 2005-10-05

    评论

  • 你好。
    我也借了《视觉文化》这本书,aaaa, 感叹一句,要 学会看懂,路好长啊。。
  • 大有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