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07

    梭罗河 - [影事]

     

     

    几年前了,有一次我们去K歌,我点了“梭罗河”。嘟嘟他妈诧异地问:什么啊这是?还是嘟嘟他爸有经验,说:老歌,东南亚的。那一刻,我感觉到了半代沟,我比他们只大四岁啊,他们居然已经不知道这美丽的梭罗河了。

    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我最欣赏的大概就是里面选的歌了,我总怀疑八十后和九十后们不大能懂得,因为歌曲是时代的记忆,凝聚了太多歌曲之外的东西。所以,当黄秋生悠悠地唱起《梭罗河》,你要是不知道后面有《外国民歌三百首》打底,你怎能理解其中那种微妙的异国情调?你要是没听过昔日字正腔圆的革命唱法,你怎能发觉姜文和黄秋生把那个时代演绎得如此罗曼蒂克?

    遥想当年,我们的朋友遍天下,第三世界国家团结紧。红小兵们脸蛋揩得像猴屁股,白衬衫蓝裤子,挥舞着纸做的红花高呼: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实话说非洲朋友不多,西方我们拒之不理,只有黄皮肤的东方朋友往来得勤。多水多汁的东方啊,民歌一唱起来就是江河湖海雾雨风花,绵绵的,软软的,湿漉漉的,一点也不革命。呜喂,风儿啊吹着我的船帆。晚风吹拂着依洛瓦底江,这是多么美好的时光。美丽的梭罗河,我为你歌唱。在坚硬的世界革命之下,还有这么民族的柔软的东西,即便是由我国高亢的男女高音慷慨地演唱出来,也还是不同的。

    原来,还有另一个世界,还有另外一种风景和生活,还有另外一种人生的可能性。

    记得有一个傍晚,我在家里的玩具钢琴上依照《三百首》一点点“按”出来“梭罗河”, 自己惊诧了好半天,这么好听啊。那些单纯的笆音,如舒缓的河水。梭罗也许是一条我永远不会到达的河流,可是在我的少年时代,它意味着太多。

    因此还是要感谢姜文,他替我们意淫了那个时代。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碎片 2006-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