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08

    萨金特的威尼斯 · IV - [画事]

     

     

     

    萨金特最早的威尼斯之旅始于何时?一般传记提及1870年,那一年他14岁。比较确凿的证据是他1874年写给堂兄的信,显示出他对威尼斯已经非常熟悉。在漫游的一生中,萨金特一次次重回威尼斯,画下了它冬日里的阴沉和夏日里的阳光,也画下了它华美而倾颓的建筑、热情又寂寞的人群。与一般前往威尼斯采风写生的画家们不同,萨金特谙熟意大利语,混迹于当地人中毫无障碍,能够自由自在地穿行于穷街陋巷,捕捉某个身影、某个眼神、某个场景。最重要的是,萨金特真心喜爱威尼斯,他的画中没有游客习气,广场、教堂、运河那些“到此一游”式的画面不是他的追求,他要深入的是威尼斯人的日常生活,是威尼斯人的心灵深处。正是因此,萨金特笔下的威尼斯,是得到了威尼斯人承认的威尼斯。

     

    在萨金特的早期画作中,画于1880-1882年间的“威尼斯研究”非常令人瞩目。大约在18809月中旬,萨金特与家人一起来到威尼斯,并将画室设在了Palazzo Rezzonico,这是一栋传奇的建筑,大诗人罗伯特·勃朗宁的儿子是房东,他将房间租给了很多艺术家,另一位美国画家詹姆斯·惠斯勒就在这里住了一年。

     

     

    Palazzo Rezzonico

     

     

    (萨金特画下了大厦的侧面。Venetian Canal, Palazzo Corner1880

     

     

     

    在家人离开后,萨金特一直住到了1881年的2月或者3月,他搬到圣马可广场附近,靠近钟楼的地方,有趣的是,在下面这幅画中,带有钟楼的教堂并不是画面的重心,运河台阶上两个籍籍无名者吸引了全部视线,是的,这就是萨金特取材的独特之处。

     

     

    Campo dei FrariVenice1880

     

     

     

     

    18828月,萨金特应远房堂兄Ralph Curtis的邀请再来威尼斯,为堂兄的母亲画像。富有的柯蒂斯一家住在Palazzo Barbaro,一幢靠近大运河的哥特式建筑。从此,这里成了萨金特每次来威尼斯的落脚处。1898年,萨金特为他们全家画了幅油画,左边的是新婚的堂兄和堂嫂,右边是堂兄的父母。可是这幅“全家福”被柯蒂斯夫人拒绝了,一则她认为萨金特把她画得太老,二则儿子那半靠半坐的姿态不够绅士。不过,我们可以从这幅画里看到他们家的舞厅有多豪华。

     

     

    (An Interior in Venice1898)

     

     

    (Portrait of Mrs. Daniel Sargent Curtis1882)

     

     

    1882年12月份,在柯蒂斯一家离开后,萨金特依旧留在威尼斯,只不过换了个新的住处。在写给柯蒂斯夫人的信中说:“如果您留在这里,您将会看到当雪覆盖了屋顶和阳台,威尼斯人看起来多么不同寻常。天是灰色的,运河是浑浊的绿色,不是不像豌豆汤,与夏天里清汤似的运河截然不同。”

     

     

     

    (Venice in Gray Weather1880-1882)

     

     

     

     

    “威尼斯研究”的画作,有夏末初秋的场景:串珠女郎在露天巷子里工作,门廊里两个女子边走边聊天,一个卖洋葱的女孩站在一幅绚烂的画旁边,井边两个女人在打水,一群妇女刚刚离开教堂……她们中的绝大部分,穿着白色长裙,披着带有流苏的黑色披肩,配白色袜子和黑色皮鞋。冬季场景更为阴郁,湿漉漉的灰色的城市景致,特别是窄巷中的男男女女,不知他们是什么关系,因此更令人好奇。

     

     

     

    (The Bead Stringers of Venice1880-1882)

     

     

     

    (Venetian Interior1880-1882)

     

     

     

    (Venetian Onion Seller1882)

     

     

     

    (Venetian Water Carriers1880-1882)

     

     

     

    (A Street in Venice1880-1882)

     

     

    (Venetian Street1880-1882)

     

     

     

    (Street in Venice1882)

     

     

    冬季街景中暧昧的男女关系让我不能不联想到萨金特本人的私生活。就在1882年,流言说萨金特与夏洛特陷入爱河。夏洛特(Charlotte Louise Burckhardt)是富家女,萨金特前一年为他父亲画了肖像,这一年则画了她手持玫瑰的形象,在巴黎的沙龙大展中广受好评。据说在夏洛特母亲的怂恿下,曾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但是终于在1883年告吹。尽管如此,萨金特依然是他们一家的好朋友,为家族里每个人画有肖像,甚至为夏洛特的爱犬也画了一张。其中,夏洛特与母亲这一张特别好看。夏洛特于1889年嫁给了别人,不久逝世。而现在一般研究萨金特的学者都知道,萨金特是终身未婚的同性恋者。那么,1882年阴郁的威尼斯、看不懂的男女关系,会不会是他本人的内心投射呢?

     

     

    (Lady with the Rose1882)

     

     

     

    (Mrs. Edward Burckhardt and her Daughter Louise1885)

     

     

     

    (Pointy,portrait of Louise Burckhardt's dog1885)

     

     

     

     

    未完待续

     

     

     

    题图:Sortie de l’église, de l’église, Campo San Canciano, Venice1882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撞墙 2006-02-08

    评论

  • 2010年的夏天去威尼斯,记得天气很热,一直都在38°C以上。在这里新奇地看到冬季威尼斯的画面。喜欢。
  • 喜欢萨金特很多年了,真高兴有人和我一样。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他的 carnation, lily, lily, rose,两个小姑娘沉醉在暮色花园中的形象是我永远的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