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24

    不能说真话的时候也别说假话 - [琐事]

     

      

    我搞的这套东西平时没甚人搭理,但是到了政治很高调的时候,哗,它就船高水涨地变成主流了。近日不断有媒体打电话来,要听听我的“专家意见”。我这个小人物怎么突然来了这么多露脸的机会?即便是谈知情权表达权什么的,那也另有高人啊。明白了,都是找老大的,老大聪明,避而不答,一个太极推手,“成全”了我。

    我很警惕。连乡镇企业家都知道“防火防盗防记者”,我是教记者的我能不防着他们?哪个神经正常的猫不怕老虎?虽然自己也曾是老虎的师傅?

    外国大媒体的问题必定是尖锐的,他们问完了政府再问“专家”,其实是有期待视野的。本人好歹也在这行里耳濡目染,晓得其中的厉害。于是我宣布:坚决拒绝电话采访,特别是举着话筒当场就要答出个子丑寅卯的那种;我也坚决拒绝电视采访,他们指不定怎么瞎剪辑呢,还有万一把我拍的不好看了多有损国人形象呐;只有文字的,我可以考虑,还一定要经过我本人最后的审阅同意——“其实最好,我给您写篇文章得了”。

    没错,我又不是名人,这么审慎像是自我抬举了。不过他人的教训是深刻的,小心小心再小心啊。实在地说,我没想当中国的脊梁,也没想当骨中的骨肉中的肉,还没想当眼中钉肉中刺,这么一来,退守的原则也就是课堂上再三教学生的那条了:不能说真话的时候也别说假话。

    理论很简单,践履起来,不容易。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乱炖 2012-10-24
    萨克斯疯 2006-10-24
    做头 2005-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