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31

    理论与瑞士军刀 - [趣事]

     

     

     

    总有那种懒人,试图用一把钥匙开所有的门,试图用一样工具解决所有问题,试图用一种理论阐释整个世界。哪里有那种好事啊。

    并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理论——假如谁说有,那一准是骗子,不然就是傻子。我宁愿把理论们想像成那种组合式瑞士军刀,开瓶盖的,削水果的,起钉子的,杀鸡的,宰牛的,多元并存。

    有人理论修养好,攒的那套刀具功能繁杂(不过有的工具也许总也用不上,摆设而已);有人理论上稍弱,不管针对什么都亮出一把板斧(假如有李逵的臂力,也能对付一阵子)。从理论上说,一物降一物,总有针对特定对象最为有效的特定工具,记得庖丁解牛的时候,只用了一把刀子,可那是什么样子的刀子呢?不会是西瓜刀吧?

    我很喜欢攒理论,无论博大小巧,莫辩古今中外,来之不拒。脑子里携带的那套工具,那叫个复杂。至于应用呢,自己倒没怎么使过。不过,理论工具总有市场,贩卖理论的也总有口饭吃,这就像军火商,不管什么时候军火商总是发财的。

          P主持的这个学术沙龙以理论探索为主,老师们坐里圈,博士们坐外圈,挺象样。派给我的任务是讲讲布迪厄的“场域”、“惯习”和“资本”。我卖了这把布氏刀子后,袖手旁观坐在一旁,看小Z努力想用这把刀解剖一个“麻雀”。恩,这刀子因为是二手倒来的,不实行三包,并且没有说明书。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今天就在想这个问题,结果上网搜索,发现你写的这么精辟独到有说服力!忍不住发表一下感慨,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