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2-23

    萨金特的威尼斯 · VI - [画事]

     

     

     

    是什么样的拖延症能把个“萨金特的威尼斯”写成六篇博客呢?肯定是不一般的拖延症。叹。寒假又这样荒疏掉了,掐指算算,看了一套扬之水,一套三体,一套高居翰,两本达恩顿,还有文震亨等等,一共是20本,全都好看,全都与正事儿无干。眼看该开学了,收了闲心,把这萨金特结束了吧。

     

    萨金特的学生Evan Charteris撰写过一部萨金特传记(John Sargent1927),里面的很多细节让人动容。比如一位模特这样描述与萨金特在1902年的那次合作:

    “一次,他画我的手,我毫无感觉的在那坐了两小时(萨金特也找不到感觉)。突然,我下意识的手部交叉让他兴奋起来,他说:‘太好了,保持这个姿势,这样很自然。’然后我们就开始各自辛苦的工作——他挥洒他那充满魔力的笔刷,我则用坚韧的毅力努力克制自己的疲惫。多数时都很安静,只是偶尔萨金特会嘟嘟囔囔,有一次我听清他在说什么:‘要是 Gainsborough 就一定能做到的!要是 Gainsborough 就一定能做到的!’他工作时是如此的狂热而投入,如此有感染力。有几次这充满张力的气氛和自身的疲惫差点让我晕厥过去。画了两个小时结束时,他宣布手画坏了,然后毁了画作。”

    是的,我们看萨金特完成的画作,确有举重若轻之感,流畅轻松的笔触,准确生动的调子,时而的神来之笔,像音乐一样blingbling,一切宛若天成。可是在这后面,是海量的训练,将执笔之事训练成本能,同时,还有一个为完美而偏执的性格。早在萨金特的学徒时代,那些想让萨金特在他们工作室作画的人都会被警告:萨金特有几乎每画一笔都退到画布远处来看的习惯,所以对工作室的地毯是个考验。另外,当作画过程遇到困难时,他会咆哮着叫到:‘见鬼,见鬼!’然后把画布撕得稀烂。

     

    可以想象,这样画了好几百张肖像之后,萨金特也腻歪了吧。他的学生说:

     

    “萨金特对于当时时尚界的种种陷阱心知肚明。他长年累月呆在 Tite Street的工作室中,对商业社会的弊端一清二楚。他一次又一次地尝试逃避,在他的信件中,也曾多次表示活的很累。他看透了商业艺术强加给他的限制。画那些买主需要的,而不是艺术需要的,以及不可避免的讨价还价,在艺术家的个性和模特的要求之间不停的妥协,忍气吞声,讨好客户,在一段时间内几乎成了唯一的选择。艺术的思考被完全阻止,画面的装饰也变成次要,萨金特内心对艺术的真诚终于使他对商业社会的规则忍无可忍,逐渐把工作重心移到自己的工作室上来。”

     

    1900年以后,他对肖像画越来越厌倦,大约在1907年也就是51岁时,他基本上完全放弃了大型肖像画的绘制,代之以全心全意地去描绘风景。他少年时代就喜欢的风景,他跟着母亲画的那些水彩写生,在人生中经过了一次轮转,终于重新回到生活的中心。有研究者指出,向风景的回归恐怕也有虚荣心作祟:莫奈一直是他的好友,他也画过一些很莫奈的画作,甚至参加过印象派画展,但是印象派群体始终不接纳他。

     

     

     

    (萨金特画的妹妹维莱特,风格很莫奈)

     

     

    人总是这样,送上来的东西不稀罕,没有得到的才心心念念。萨金特一生获得荣誉无数,包括剑桥、牛津、耶鲁等名校的荣誉学位,这些他接受了;而1907年的爵士封号和1918年的英国皇家美术学院院长一职,他拒绝了。超出凡人的理解,他戴着正统的学院派大礼帽,却向往着波西米亚的破布衫。为了证明自己,他笔下的风景一派印象式的天光云影、水波潋滟。这些水彩风景与法国印象派绘画在表面上颇有相似之处,笔触放松,明度极高的颜料直接使用,让人感受到空气的透明、水的流动、阳光的分量。这些水彩画大受欢迎,凡有展出几乎就被一购而空。在“肖像画巨匠”的头衔旁边,是“水彩画大师”的新帽子。

     

     

     

    (萨金特的水彩人物一样出色)

     

     

     

    萨金特有关威尼斯的水彩画有好几百张。19031904年,他两度重回威尼斯。1906年母亲去世以后,他在意大利的旅行范围更加扩大,但是无论到哪里,威尼斯都是重要一站。呼朋引伴的威尼斯之旅到1913年结束。一战之后,为了安全,他将更多的旅行安排在美洲。而1922年好友Ralph Curtis逝世,也斩断了他与Palazzo Barbaro的联系。需要注意的是,萨金特的威尼斯水彩画很多没有署名、也没有日期,逸笔草草,很像轻松愉快的即时写生,完整性和商业性或许不是他的考虑。惟有看他的作品看得实在多了,方能如梦方醒地叫出来:“十年里他从这个角度画这个楼宇画了九次!”,“怎么又是这座桥!”“画面前景中还是贡多拉的尖端,天啊,他总在摇晃的船上画吗?”是的,我们只看到大师的才华,没有看到大师的执拗和追求。

     

    他曾教导学生说:“要不断的做速写,画身边的一切,要保有一颗好奇心……观察无处不在,无论你在哪里,你的脑子始终记录着观察到的一切。持续观察你看到的所有东西,然后用速写来检验你的记忆。如此反复,直到他们印在你脑海中。用可以想到的任何方法来记录自然的复杂与美丽。记住,永远不要被有限的工具限制了思想。”

     

     

     

     

     

     

     

     

     

     

     

     

     

     

     

     

    一个冬天都在看萨金特的画,现在春天到了,大师,请受我一拜。

     

     

     

     

     

     

    98张萨金特的水彩画在此:http://alphatown.douban.com/widget/photos/1613806/

     

    PS:复杂的是,萨金特的专家作家Charles Merrill Mount本身也是一个水彩画家,据说他用萨金特的风格画了很多张,甚至拷贝了萨金特的签名,这使艺术市场上萨金特的威尼斯水彩画有些混淆不清。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发现了 2009-02-23
    挑战者 2006-02-23

    评论

  • 我完全是被 萨金特 三个字吸引的。。理由不解释。。
  • 真的好漂亮!后面透出来淡淡的铅笔印子给人很真实的感觉 画笔摩擦纸面的触感是永远不可能被代替的
  • 很美哟。
  • 非常精彩!
  • 这人和马老师挺像的!·
  • 这人和马老师挺像的!·
  • 柔和温暖,用色饱满的让人觉得阳光一直都在
  • 柔和温暖,用色饱满的让人觉得阳光一直都在
  • 好鍾意呀
  • 好鍾意呀
  • 真——美——啊!谢谢楼主让我知道这个人,这些画。
  • Sargent, a camera made by the God. Otherwise, how could he do that?

    让我了解了一位了不起的人物,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