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19

    斯猫已逝 - [心事]

     

     

    IVON一直说,我的木木走失的时候,我号啕大哭,撕心裂肺的,那个哭法,吓死活人。是的,也许没有谁能理解,可是我的木木与我,曾经在我起伏跌宕的岁月,相依为命。

    所以我收到嘟嘟他妈的短信的时候,不敢拨她的电话。怕她哭,也怕自己哭。

    短信说我的干儿子郎狗嘟,十岁,快走完自己的猫生了。

    第二天老郎短信说,它已经去了,谁说没有个更好的地方等着它呢。

    节哀顺变。

    我总回忆他年轻活泼的时分,金黄色的,在我复式房间的楼上楼下奔跑,那个跑法,很像“鼠窜”,可是他停下看我的眼神,是纯净天真明亮的。可惜后来,也许是伴侣早逝,也许是婚姻不幸,他不再是一只阳光的猫咪,变得越来越阴郁。特别是在遭阉了以后,肥胖得一发而不可收,暮气沉沉。好在,嘟嘟长了一张周正的脸,英俊迫人的,无论它身躯如何庞大,姿态如何蠢重,那张脸却总是那张脸,有着青春的好颜色。

    我爱他。固然是因为我好色,同样也因为爱人及猫,我爱着他年轻的时候我和他爸妈所拥有的那样一种热闹的生活。

    恨何如之。

    青春已远。

    朋友飘零。

    斯猫已逝。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鞍前马后 2007-11-19
    女王 2006-11-19

    评论

  • 他上天堂了.A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