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09

    灵魂拷问者遇到漂亮的小魔鬼 - [书事]

     

        

         假如是两块奶油蛋糕之间一口清苦的伯爵茶。

         又或是顿顿阳春面之后一碗热腾腾的红烧肉。

         读某一本书的感觉不仅仅来自此书本身,也要看此前此后所读的都是什么书——甜的苦的,荤的素的。味觉上的一个转折,总是让人心情振奋。所以说,喜欢某书是很有“偶然性”的。

         话又说回来,有人更喜欢清粥小菜,有人却是无肉不欢,心理、审美、阅读习惯都有着倾向性,从长远上看,喜欢什么书不喜欢什么书,差不多也有着“必然性”吧。读到一本风格熟悉的书,就仿佛他乡遇到故知、左手摸到右手、星级餐厅里突然尝到了“妈妈的炖汤”,内心里忽地一软。

         阅读,在偶然与必然之间辩证法地游荡着,因此才趣味连连。

         《漂亮的小魔鬼》不是很合我的口味,法国人那种自说自话车轱辘没完的絮语,刚接触时是有感觉的,遇到的次数多了,就漠然乃至厌倦了。但是《漂亮的小魔鬼》里的传主弗朗索瓦·萨冈,倒是我曾喜欢的一个人儿。

    接触《你好!忧愁》是90年代早期吧,那时节我天天读的是“大书”,纯理论的特高深的,所以睡觉前翻两页法国女作家(波伏瓦除外,我没当她是女的),感觉才能活得下去。那时候没百度,看书都是看书本身,并不关注八卦(知道萨冈很美,但是不知道她这么美;知道萨冈很不羁,但是不知道她如此不羁。)记得有一个夜晚,我放下《卡拉马佐夫兄弟》,在宿舍的床上开始读萨冈,是哪一本我倒忘了,总之是薄薄的,轻飘飘的,如吃了大餐后喝上一杯清茶,舒服。

    是的,现在我不喜欢萨冈了,她的书没有给我留下什么印象,她和她的文字只是我阅读史中的一个偶然。不过有趣的是,在我想起沉重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时候,总想起轻盈的她来。在我的读书菜谱里,他们是“绝配”。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隶本儿 2006-12-09

    评论

  • bc
  • 我也不喜欢法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