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2-10

    乌托邦·衣裳 - [书事]

     

    流行的那张托马斯·莫尔画像,他头戴有护耳黑色呢料船形帽,披貂皮镶滚深蓝色大氅,里面穿了件绛紫色金丝绒上衣,微微露出白色领子和袖口,颈上赤金链挂着枚大个儿徽章。很有庄严气象。

    这副画像是什么时候画的呢?应该是能查出来的,毕竟莫尔也是好大人物。我不想那么复杂,我用猜的。

    据说他年轻时代很有宗教信仰,一度想进修道院,只是修道士是不许近女色的,莫尔权衡了一下,“宁肯做一个纯洁的丈夫,不愿做一个不纯洁的神父”,这才安心当了律师,26岁进了议会,同年结了婚。即便如此,他很有苦行习惯,常穿粗毛编织的衣衫。看画像里那么华丽的穿着,应该不是这一时期。

    莫尔只活了57岁,晚年蓄着一部大胡子。传说在断头台上,他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的胡子从砧板上移开,嘟囔说:“可惜啊,它可从来没有犯过叛国罪。”这么看来,此画像也决不是他晚年的写照。

    1510-1529年是他春风得意的时期,32岁到51岁,从伦敦司法长官、王室请愿裁判长、枢密顾问官,到副财务大臣、下院议长、兰开斯特公国首相,直到位极人臣的英国大法官。我想当然地以为,鉴于莫尔忧国忧民,面老,这画像大约作于他43岁受封为爵士、或者45岁当选下院议长的时候。

    这么罗嗦,其实我只是想说,莫尔在378岁时写下的《乌托邦》,里面提到乌托邦新岛上人们的法定穿着,实在是没有他画像上的这么华丽。

    空想社会主义者一方面天马行空,敢想;另一方面容易沉湎于细节,把生活中的每一部分做固化处理,是“有理想的专制主义”。莫尔还算有节制,他理想世界里的衣着只是笼而统之的,简素如清教徒。尤其过分的是康帕内拉,在《太阳城》里他自己设计了一种十分“现代”的服装,衬衫加工装裤(姑且这么说),身侧还有两排扣子,估计可以适应任何体形,而且,扣子的数目都是有一定之规的。不仅如此,一年里人们只能根据四季更迭换四套衣服。何其严密!

    我理解他们的想法,服装从来都是等级制度的重要符号,大同世界先从衣食住行的平等抓起。我已经开始想象,每人一顶有护耳黑色呢料船形帽、貂皮(人造的)镶滚深蓝色大氅、绛紫色金丝绒上衣、赤金(镀的也行)大项链——实现了共同富裕的社会可以这么穿吧。

    呵呵,怎么都觉得这是“莫尔军团”。

     

    (找到答案,此画为小荷尔拜因所绘,时间可能为1525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味道 2006-12-10
    心急火燎 2005-12-10

    评论

  • 馬老師對H.P.Lovecraft怎麽看?和愛倫.坡有的比嗎?想聼聼你的高見。謝謝啦!
  • 他头戴有护耳黑色呢料船形帽,披貂皮镶滚深蓝色大氅,里面穿了件绛紫色金丝绒上衣,微微露出白色领子和袖口,颈上赤金链挂着枚大个儿徽章。
    看图就知道这些?太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