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01

    监控社会 - [书事]

     

     

    街边突然冒出一批警亭,现代材料的,那种玻璃是他在里面可以看见你,可是你在外面绝对看不见他的。还配有闪烁的灯光,红的蓝的,一不留神以为理发店在玩新花样。相应和的是一些路标,大书着“公安”,然后一个箭头,指着最近的警亭方向。看这架势,警察同志们把办公桌摆到街头,这是要“就地执法”了。

    小区里居委会也通过了决议,要以每平方米37元的价格翻新道路,同时安装摄像头,监控系统花费较大,但是“实有必要”,“请居民朋友们理解体谅”。

    新居据说也是带监控的,每窗边两个塑料玩意,我一走近它们就闪烁红光,只是不知道真的有贼越窗而入,它除了闪烁还有什么功能没有。

    所在的学院改进了“门禁”,刷卡才能进入,走廊尽头安装摄像头,那位置几乎紧挨着我的办公室。每次开门,我习惯性仰头向它笑笑,算是向楼下收发室熟悉的S师傅问好。

    公安,保安,穿着制服的收发室大爷,是的是的,眼看着,这个社会和我们大家“被管起来了”。

    环球同此凉热,9-11后的美国,炸弹后的英国,都是摄像头林立。奥威尔的“1984”是自由主义的梦魇,可是民族的冲突、文化的冲突、阶层的冲突,使新制度主义也改变不了一个更庞大的监控体系的出现。

    历史上,最自由主义的英国也有这样一个“转折”的:

     “直到19148月为止,任何一个明智守法的英国人都可以安然地度过其一生,除了邮局和警察之外,他几乎意识不到国家的存在。他可以居住在他喜欢住的任何地方;他没有官方的号码或身份证;他无须护照或任何官方许可就可以出境旅游或永久地离开故国;他可以没有任何限制和约束地兑换外币;他可以从世界上其他任何国家购买商品,就像他可以在本国任何地方购买一样。就此而言,一个外国人无须批准,也不需要通过警察就可以在这个国家生活一辈子。和欧洲大陆国家不同,英国不需要其公民服兵役。一个英国人如果愿意,他可以参加正规的陆军、海军或国防义勇军,如果愿意的话,他也可以不考虑国防的需要。相当多的户主只是偶尔应招参加陪审团,否则,只有那些希望为国效力的人才去帮助国家……英国就是这样让其成年公民超然于事外的。

    ……所有这一切都为世界大战的影响所改变,大多数人第一次成为积极的公民。他们的生活开始由上面的命令来塑造;他们必须为国家服务而不是一味地追求自己的事务;500万男子参加了陆军,他们中的许多人(虽然只占少数)是被迫的。英国人的食品开始根据政府的命令而限量供应,质量也发生了变化。人们的行动自由受到了约束;工作的条件也受到了限制。一些工厂开始减产或关闭,其余的则得到了专门的扶持。出版自由受到了束缚,街灯变得暗淡,神圣的饮酒的自由受到了干涉;准许饮酒的时间减少了,而且根据法令啤酒掺了水。甚至连钟表上的标准时间也改变了,根据议会的一项决议,从1916年开始,每个英国人在夏天必须比平时早起一个小时。国家对其公民建立了一个控制体系,尽管在和平时期有所放松,但再也没有被取消,并且在二战时又开始加强。英国人民的历史语英国国家的历史第一次融合到了一起。”

    A. J. P. Taylor, English History, 1914-1945.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5. pp.1-2.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80年代 2007-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