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06

    不敢问希区柯克的、还敢问拉康? - [书事]

      

    “拉康化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齐泽克开篇就说,现代主义阐释的乐趣在于识别神秘——“啊哈,现在我找到这表面上一团糟的关键所在了!”而后现代主义阐释的目标则在于使最初平淡无奇的事物陌生化——“你以为你看到的不过是一出连老太太都喜闻乐见的简单情节剧?可是如果不考虑到ABCDEF……那就完全没有抓住关键!”

    至于这些ABCDEF,呵呵,说出来吓死你:征兆(symptom)、征兆合成人(sinthom)、三环扭结(Borromean Knot)、小对形(object petit a)、大他者(the Other)、污点(stain)、实在界剩余(surplus of Real)、主体性空乏(destitution subjective)……晕了吧?

    希区柯克的电影并不需要多高的门槛,普罗大众看了也就看了。不过大才子齐泽克指出,后现代主义的最佳客体恰是这种广受大众欢迎的作品,而阐释者的工作就是从中搜寻出拉康、德里达、福柯那些理论密技的例证,“是的,你只看见了热闹,没看见门道,门道在此。”于是箭头、图表、框架、虚线、拓扑图形、大S、小a,云山雾罩的。

    作为拉康的传人,齐泽克把名词、术语、逻辑、数学和拓扑玩得团团转,像魔术师抖着他的大白手绢。这本Everything you always wanted to know about Lacanbut were afraid to ask Hitchcock),书名说的挺明白,借希区柯克的电影来介绍拉康的理论。我眼前的画面是:胖胖的希区柯克乖乖地躺在手术床上,“猛兽”齐泽克穿着污脏的白大褂,操纵着一台核磁共振设备,设备上的大商标是拉康的头像。

    如果换成拉康本人,估计不是这样子的。拉康以精神分析著称,有一把名声在外的躺椅,很多人都是在他的躺椅上变成了“拉康主义者”,弟子克洛德·孔泰是其中一位——这把躺椅花了他十年时光。需要指出的是,拉康很贵,每次“话疗”时间又短,常常5-10分钟就结束,这使他在短时间内靠“咨询”捞到了很多钱,以至于被巴黎精神分析学会开除。可是,让希区柯克躺到拉康的躺椅上(插一句,根据拉康的符号无意识论,转喻是无意识采用的修辞程序,所以“躺到躺椅上”就是“接受精神分析”的意思),那是个好主意吗?

    拉康“实在界/符号界/想象界”的三部曲始于一个假设:主体所表达出来的东西,总是多于他说意识到的东西;主体说出的能指,总是无法明示主体已经掌握了那些能指的意义。所以,假如希区柯克开口说话、或者是用电影作品替自己说话,拉康总有权力借题发挥、灵魂大挪移,很多学者说他是“现代萨满教巫师”,我看像!如果希区柯克被“话疗”得健康和阳光,影迷们该多么失望。而假如按照拉康的那理论:“欲望并不是去欲望他者,而是去欲望他者的欲望”,万一希区柯克欲望了拉康的欲望,我的脖子后面好像冷气直冒呢。

    齐泽克编的这本书,不乏过度阐释的东西,但是有一点好,把希区柯克的“麦格芬”与拉康的“小对形”缝合到一起,贴切。细想来,希区柯克电影与佛洛依德理论的关联路人皆知,拉康对佛洛依德的认同也是毫无疑议的,齐泽克这么编排,占了好大便宜。

     

    (照片: 上为齐泽克  下为拉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陌生的熟人 2007-01-06

    评论

  • 齐泽克好像是以讲黄色笑话出名的……风格很浓烈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