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16

    心力交瘁 - [心事]

     

     

    总算总算,熬到了学期的尾巴尖。前天不合翻开自己的下眼睑,吓了恁大一跳,那里毫无血色,我说呢,近来总觉得心慌气闷、日日困倦。

    到了这个季节,上边发下很多考核表格,与你算这一年的总帐。侥幸,这一年我发表了四篇论文,数量上实在不多,但是据说一篇“权威”的顶好几篇“核心”的,一篇“核心”的又可以顶好几篇“一般”的,我那本学术专著还可以折合成若干篇,参编的教材也可以折算成一篇,anyway,可以蒙混过关了。

    吃照例的年度饭,简直是食不下咽。C老师说起她严重的颈椎病,等待论文在国外发表如等待戈多一样等得要死。Z提起他忙活了两年想申报下个国家级项目,结果一无所获。S老师绘声绘色地描述她的噩梦:考试,监考老师威胁说拿橡皮擦坏了就算做零分。呵呵,我们可是已经当了十多年老师的一群人,个顶个是当年的优等生,有趣的是至今还走不出这种“优等生焦虑”,而且眼瞅着这种焦虑毫无减弱之势,到底是体制的问题还是自身的问题,还是全都有问题,想想都绝望。

    去年今日L老拍桌子,说是为你们年轻人拍的,我已经功成名就了我怕谁。的确拍得用力,书本掉了一地。今日没人拍,最后大家卡拉OK《明天会更好》。外面下雨,冷和湿,我毅然买下条红裙子,是路边小店里我第一眼看见的有血色的东西,代偿心理作怪吧。

    学年结束。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感动 2009-01-16
    凤尾 2007-0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