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13

    伟大的情人 - [书事]

     

     

    一部文学史,部分意义上说,是一部奸夫淫妇们的历史。所以能入选“伟大的情人”榜单的,实在是数不胜数。不,我不选罗密欧与朱丽叶,一对十三四岁的小毛孩子的爱情,换成现在的社会新闻文体,应该是“初中生早恋双双徇情,有关部门提醒老师和家长注意防范”。而且,我也不选阿拉伯尔和爱洛伊丝,尽管私下里我很同情他们,可毕竟是修士和修女哦,小朋友们面前要有交代。所以,综合考虑了各种因素,我觉得在目前这个很黄很暴力的世界里,还是需要推举一个道德纯洁、绝没有污点、怎么也不可能搜出低俗照片的人物比较合适。按照这个标准筛选,我看也就剩下了一个:“永远的骑士”堂吉诃德。

    且看人家是如何描述心上人的:“她芳名杜尔西内娅,家乡在托波索,那是拉曼查地方的一个村子。她的身份一定至少是公主,因为她是我的王后,我的女主。她的美超越人间,因为诗人拿来形容他们的女郎的所有不可能的、梦想的赞美,全都应在她身上。她的秀发是黄金,她的额头是极乐仙境,她的眉毛是彩虹,她的眼睛是太阳,她的双颊是玫瑰,她的嘴唇是珊瑚,她的牙齿是珍珠,她的脖子是雪花石膏,她的胸是大理石,她的双手是象牙,她的白皙皮肤是雪,至于那娇羞掩饰不让人看见的部分,我想,理性的人只能极口称赞就是,没法比方。”

    是啊是啊,这个形容词单子有点老土了,堂吉诃德在精神上是诗人、在词汇上不是。所有这些美妙的形容词,都是他从骑士小说里挪移过来的。令人感慨的是,那个杜尔西内娅,他压根就没有面对面过、更没有说过话。从小说的叙述里我们可以知道,在拉曼查地方、离他的村子几英里的地方,的确有个托波索村,村里有个叫阿尔朵莎·罗伦佐的农家姑娘,她是腌猪肉的内行、打麦场上的好手、可以跟全村力气最大的小伙子抡铁棒比高下,漂亮是漂亮的,但是身材粗壮、嗓门洪亮,有传言说她胸口还长着毛呢。管它,堂吉诃德远远瞥见过三四次,也听说过她的美貌,这就暗恋了12年。他觉得,“这就是他应该给予他内心的恋人称号的那个人”!于是,他认真地另给她取了个符合身份的名字,杜尔西内娅·黛尔·托波索,“文雅与温柔”,听起来像是个公主或贵妇。

    就这样,梦中情人杜尔西内娅成了堂吉诃德的精神主宰。他每到一处,逢人就夸情人的绝世美貌。每次“战斗”前,一定要向情人祈求保佑。每次打赢了,必然要求对方去情人那里讲述自己的光荣战绩。有一次,他甚至拦下整个商队,要求大家承认“拉曼查的皇后、绝代佳人杜尔西内娅·黛尔·托波索是天下第一美人”,否则谁也别想过去。他可以容忍别人对自己的污辱,但是绝不能忍受别人对杜尔西内娅美貌的怀疑。

    在桑丘的欺骗下,堂吉诃德见过一次“杜尔西内娅和她的两个侍女”——实为路过的三个骑着公驴的农家姑娘。这个“杜尔西内娅”冒着一股生大蒜的臭味、嘴角还有一颗长硬毛的黑痣、象男人一样分开双腿骑驴。堂吉诃德马上判定,这一定是魔法师的符咒。在随后的章节里,他念念不忘的是如何祛除魔咒、恢复杜尔西内娅的美貌,尽管一败再败,至死不渝。

    你以为堂吉诃德是个大傻瓜么,其实不是。他对桑丘说:“至于我对杜尔西内娅的迫切需要,那是说她对于我的价值,就和天下的出身高贵的公主一样地宝贵。诗人歌颂由自己起名字的心上人,但是并非所有的诗人实际上都有这样的恋人……大多数作家创作这些人物仅仅是给自己提供作诗的题材,以便让失恋的情郎爱上这些女子,把她们看作是能够表达爱情的人。因此,我只要认为,我只要觉得,善良的阿尔朵莎·罗伦佐是美丽的,是端庄的,那就足够了。……谁喜欢说什么就让他去说吧;即使因为这个缘故我遭到愚昧无知的人的斥责,我也不会因此而受到具有洞察力的人的怪罪。”

    在堂吉诃德的逻辑里,爱,归根结底是盲目的。既然如此,不如自备一份爱情,自塑一个杜尔西内娅,爱她到底。而现实中的阿尔朵莎·罗伦佐或你我凡人,哪里配得上这样的骑士和这样纯洁的爱情。招呼一下,大家还是洗洗睡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