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8-03

    大牌 - [趣事]

    Tag:

         

          某饭局,坐了一圈正当年的教书匠,某国外来的大牌教授做东。现在中国热了,洋教授里对中国感兴趣的人多了,他们的汉语也越来越灵光了。饭局持续了一个半小时,不小心言及“学术圈”的,五分钟而已,大家在“英年早逝”这个话题上略做盘桓,马上欢乐地杀入了洋教授抛出的核心话题:“大牌包”。

     

      女老师们富于经验地谈到网购、借学术会议之机去国外或香港买打折品的心得体会;男老师们幼稚地谈到在陕西南路买的一百块一个的Hugo Boss,有没有可能是真的Hugo Boss;洋教授认真介绍了国外也有交易的A级赝品,并拿出随身背的假LV,以占了资本主义很大便宜的咯咯乐,表达他的文化抵抗立场。经过归纳总结,大家达成共识:该“买大牌包”行为中有四类模式,一是只买真的,二是只买假的,三是半真半假的,四是“什么,还有真假一说的?”

     

      第一种模式相信真的假不了,反映的是对真理的信任、对秩序的遵守,是俯首贴耳的消费社会的奴隶。第二种模式最布尔乔亚,有些小虚荣,也有占小便宜心态——万一那便宜的“尾单”还是真货呢?第三种模式相信假的真不了,又分两种情形,或者是为了“仿真”,以假牌子欺世以满足虚荣心,或者单纯地、就是为了与资本主义秩序胡闹,有流氓无产者的嚣张。要数第四种模式最是稀有,根本不知道这世上“it bag”为何物,于天真未凿中超越了消费社会的混账逻辑,高人行止,令人叹服。

     

      L老师说,“It bag”这东西,起到实用性的那块皮子或者织物,价值有限,真正值钱的是那个LOGO,它满足的是人们的心理需要。说起来就像宗教一样,看得见的符号部分也就是个偶像,看不见的难以言传的那部分才是真神。最虔诚的信徒是不问所以、纳头便拜的。那攒了微薄的薪水买LV的小姑娘,与那搜寻出身上最后一个硬币供神的老奶奶,实在是一样、一样、一样的啊。

     

      M老师指出,将全部积蓄都花在奢侈品上的人,是新兴的“Super Luxury”,比正常的“Luxury”疯多了。例如,一个亿万富婆在专卖店里说:“这个、这个、这个,不要,剩下的全都打包”,这是Luxury,与那些买“达•芬奇”家具装点别墅的人们一样,虽然大手大脚,但负担得起、因此不算丧心病狂。只有那个啃面包就白开水刷爆信用卡才凑钱买了款LV的小姑娘,那才是“Super Luxury”,也只有那样的非理性行为才叫“奢侈”。

     

      N老师反驳说,也不尽然吧,“Super Luxury”也是一种理性啊,可以算一种风险投资。在旧上海连鲁迅都知道,“穿得好”的小姑娘是事事占便宜的。时至今日,老姑娘小姑娘们都深谙此道,焉知LV女不能钓来个BMW男呢。这也有个名目,叫“Gold Digger”。N老师转向洋教授,认真向他解释了一下上海女孩的“精明”,洋教授颔首,嗯,不就是欲望都市里的Carrie嘛,把自己包装好了来吸引“大先生”,我懂的!

     

      宾主尽欢,饭局散时,本着文化多元主义精神,大家求同存异,L照旧背上假PRADA,M依然拎起真Coach,N说下次带上她自制的帆布包包让大家鉴赏,一直沉默不语的P突然发问,那谁谁送给郭美美的那种假的爱马仕,哪里能买到?洋教授用流利的汉语说:兄弟,我知道。

     

     

         http://www.caijing.com.cn/2011-07-19/110779578.html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辞谢九点 2008-08-03

    评论

  • 这个给我用用
    回复苗炜说:
    这个网媒登过了,你还要哇?
    2011-08-08 19:54: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