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15

    怪诞之美 - [画事]

     

    Umberto Eco不愧是只狡猾的老狐狸,这本《美的历史》编得滴水不漏。那些重要的美学问题、特别是上升到伦理高度的真善美问题,轻轻带过。他搞一堆先贤大哲、文艺名家的论著铺陈在这里,肥环瘦燕,各派观点,随君享用。而Viking君的编辑工作也搞得很好,印刷之精美是不必说的了。我一张张图欣赏下来,眼珠都快掉下来了。

    Eco本人不说,不过知道他的,难免在书里选他的所爱——《玫瑰之名》提及的中世纪怪诞画算是最典型的吧。果不其然,他从8世纪的泥金抄本里选了5幅《启示录》,光辉灿烂,颜色鲜明,朴拙而有力,那画师可以当马蒂斯的老师了。波许(Hieronymus Bosch1450-1516)我也喜欢,他简直是高蒂和达利的师傅。《尘世乐园》作于1506年左右,可是天堂和人间里那蓝色的水池、水池里蓝色和粉色的圆座小塔,活象21世纪的游乐园。怎么看,都觉得上海那“东方明珠”电视塔是从里面抄来的。波许笔下的地狱也活泼可喜,背景那火光熊熊、群魔蠢动的场景可以指点《魔戒》。前景那些小怪物富于想象力地干着坏事,而且那般活泼泼地,至今还没看到过有模仿成功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同气相求 2007-0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