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2-19

    不疯只是疯狂的另一种表现 - [趣事]

     

    小时侯,街巷传说里有个女疯子。她披着大花被面,散着头发,笑嬉嬉地拦截路人,有时手里握两块小石头,追着小孩子说“请吃糖”。当然还有其他“花痴”表现,就不一一赘述。在那个十分“正经”的时代氛围里,她带给大家一种难以言传的乐趣。“你知道吗你知道吗?疯子她又……”小朋友们在那么小的时候就知道咬着耳朵撒布道听途说了,大家把一切不可能而又向往之事都栽赃到她头上,谁让她有豁免权的,她疯了啊。

    疯了真好。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看见中意的拔脚就追,不用工作,不用上学,干过那么多“坏事”警察叔叔也不管。天啊,我也想当疯子。

    后来还是帕斯卡爷爷安慰了我,他说我们其实都是疯狂的,不疯只是疯狂的另一种表现。那好吧,疯狂面前人人平等,平等就好。我穿上“不疯”这件疯子的紧身衣,从每一个正襟危坐人物的衣襟,依稀看见露出一角的那大花被面。你蒙谁呐?

    学术圈里,要属法国人对疯癫这个话题最感兴趣。福柯那般的巨著就不提了,随手翻的这本小书《对面的疯子:解读平常的疯狂》,看了也很安慰。说,我们与他人相处有四种关系模式:1、诱惑他人。2、为他人服务。3、逃避他人。4、利用他人,伤害他人。这四种存在方式通常被四个术语所指代:歇斯底里、强迫症、恐惧症和变态。是啊,人人都有病,有人还病得不轻。所以这个世界,归根结底是非理性的。

    今天一上豆瓣,惊见有人邀请我参加“色情狂”小组。要是穿着学术外套的,我也许就参加了。披着大花被面的?那还是算了吧。为了表示歉意,贴张国外海报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时尚 2007-02-19
    不同的生活 2006-0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