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9-25

    波普之父:理查德·汉密尔顿 - [画事]

    Tag:

     

     

     

    2011914日,英国著名艺术家理查德•汉密尔顿(Richard Hamilton)辞世,享年89岁。

     

    汉密尔顿1922年出生于英国伦敦,14岁辍学在工厂当学徒,此时展示出美术方面的天分,木炭肖像非常精彩。为了深造,他先后在圣马丁艺术学院、皇家学院、斯莱德艺术学校的各种夜校班进修,暂露锋芒后获得了设计类课程的教师职位。现代社会有明显的“视觉化”倾向,美术设计应用广泛并与广告业息息相关。汉密尔顿的兴趣与职业特征,使得他与传统的“纯艺术”拉开了距离,也对他的艺术生涯产生了深远影响。

     

    20世纪50年代,英国在战后复兴,这个时代被描述为“喷气机时代,清洁剂十年,第二次工业革命”,人们沉浸于物质极大丰富的欣喜之中,消费的平等削弱了森严的社会等级分化,提倡平等、享受和娱乐的大众文化成为时代主潮。正是这样的氛围孕育了波普精神,以伦敦的当代艺术学院(the Institute of Contemporary ArtsICA)为中心,一批青年艺术家关注当代技术和大众媒介,迷恋新型的都市文化和通俗文化,他们自称为“独立小组”。

     

    汉密尔顿既是ICA的教师、又是独立小组的设计师和策展人。1956年,独立团体在伦敦白教堂艺术画廊举办大型展览“这就是明天”(This Is Tomorrow),汉密尔顿负责设计展览用宣传品。他计划直接挪用消费社会中的大众ICON,并从《妇女之家》、《生活》、《商业周刊》等时尚杂志和广告册页中剪裁下形象元素,然后拼贴成了一副26厘米乘以24.8厘米的小画:《是什么让我们今天的家显得如此不同,如此迷人?》(Just what is it that makes today's homes so different, so appealing?)。出乎汉密尔顿本人的预料,这个用于展览目录和海报的“平面设计”,后来被视为全世界第一幅“波普经典”。

     

    画面上是一个复式结构的公寓楼内景,有一个肌肉壮硕、健美明星样的男子,有一个搔首弄姿、袒胸露乳的女子,还有一个使用新式吸尘器的女佣。墙上贴着的是一本书的海报《年轻的罗曼司》,电视屏幕上是明星的面部特写,沙发上摊着一张报纸,地上放着磁带式录音机,灯罩上有福特汽车的标志,茶几上有一大盒火腿罐头,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个电影屏幕,是电影《爵士歌手》里艾尔•乔尔森的特写镜头。最有趣的地方是男子手里握着一样东西,初看是网球拍,实则是棒棒糖,上面有三个字母“POP”,后来成为“波普”的词源,它既是“通俗”(Popular)一词的前三个字母,也是“棒棒糖”(Lollipop)一词的后三个字母,颇能体现“波普”的多面性、游戏性和反讽性。从内容上说,对“消费社会”有深入研究的哲学家鲍德里亚曾指出,消费社会实质上是对符号的消费,而汉密尔顿这幅画浓缩了消费社会里大众日常生活场景中的种种物质符号。从方法上说,“拼贴”(Collage)是一种截取片段加以重新整合的后现代主义常用技巧,追求的是多种要素和现成品的积极融合、是断裂美学与前卫的激情相得益彰。正是因此,美术史家罗伯特•休斯在《新艺术的震撼》里,将这幅画视作“稍后波普艺术的所有主要源泉”。从艺术史的角度看,开山之功、功不可没。

     

    在“明天”展之后不久,汉密尔顿准备另外组织通俗文化艺术展,在写给朋友的信中,他总结了波普艺术的特点,即“通俗的(为广大观众设计的)、短暂的(短期解决方案)、可放弃的(易于被遗忘)、低廉的、大批量生产的、面向青年人的、妙趣横生的、性感的、噱头的、有魅力的、大企业的。”不得不说,这一界定全面而精准,也正是因此,虽然这个展览最终没有办成,但是汉密尔顿以创作和思想两方面的贡献,被后世誉为“波普之父”。

     

    汉密尔顿一夜成名,成为具有国际影响的先锋艺术家,并获得了皇家艺术学院的教职。60年代,他同友人在纽卡斯特创办学校教授基础艺术设计。他的艺术生涯不像其他艺术家那般“跌宕起伏”:多年来他大多在艺术学院里教书,多次在顶级画廊举办画展,也获得很多奖项,晚年隐居于牛津郡,拥有庞大的工作室。伦敦大学艺术史家林恩•库克评价说:“他不是为艺术而艺术的那类艺术家。他创作作品总是有一个原因。他的创作并不多,但这从另一方面来讲就意味着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有某种意义的。”

     

    作为艺术家杜尚多年的崇拜者,1965年他建了杜尚的装置艺术品《大玻璃》。60年代中期,他同歌星贾格尔和麦卡特尼等人交好,为披头士乐队设计了著名的“白色专辑”封面。此后他有一个转变期,他说“60年代后期,我开始有一种感觉,觉得脱离道德判断行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这种向政治景观的转换体现在诸多作品中,比如 1970年的丝网版画《肯特郡》,取材于19705月国家保安部队向肯特郡立大学抗议学生开火的事件;1983年的《公民》画爱尔兰共和军绝食的形象,是反思爱尔兰骚乱的产物;1984年的装置《接待室》包含有撒切尔夫人的形象;2007年的《震惊并敬畏》里,英国首相托尼•布莱尔化身为美国牛仔。除此之外,汉密尔顿也涉足工业设计、广告设计、平面设计等诸多领域,创作媒介包括拼贴、照相、绘画、版画、雕塑和印刷。他曾为乔伊斯的名作《尤利西斯》绘制插图,大不列颠博物馆隆重展出这一系列作品,以纪念《尤利西斯》问世80周年及汉密尔顿诞辰80周年。

     

    早在1987年,向有“波普教皇”之称的安迪•沃霍尔便已离世,随着汉密尔顿的离开,波普艺术的开山元老们已是星河寥落。在2006年,汉密尔顿曾受邀参加上海双年展,但国人对他疏于关注,他的作品甚至没有进入主会场。而同时,村上隆这样的波普晚辈,在中国的影响却如日中天。两相对照,颇有今昔之感。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波普艺术的高峰期已经过去。但是,既然消费社会、大众社会的性质并未改变,波普精神势必继续流传。在这个意义上,“波普之父”理查德•汉密尔顿的贡献依然需要被我们铭记。

     

     

     

     

    已经发表,请勿转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班主任 2006-09-25
    母校情结 2005-09-25

    评论

  • 呵呵,偶打酱油的。
  • 刚在周末画报上读了,呵呵原来是你写的文字,真好~
  • 从来就不懂任何效果的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