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11

    传播的日常政治 - [趣事]

     

     

    199910月,火星气候探测器逐渐接近火星并且预备着陆,但是NASA的科学家们惊诧不已地发现,该探测器突然失去了踪迹。大案,好歹这探测器也花费了纳税人1.25亿美元,人民有权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政府相关部门迅速组织了事故调查委员会,最后找到的直接原因却令人啼笑皆非:探测器的制造商马丁·洛克希德公司的工程师们使用“英制”来计算推进力,但是NASA的科学家使用“公制”来设计转向装置。由于沟通的疏忽,导致计算单位的不一致,使探测器不幸地成了太空漫游者。——政治学家Doris Graber把这个故事作为《沟通的力量——公共组织信息管理》的开篇,旨在说明在一个大型组织中建立良好的信息沟通模式的难度、以及信息沟通不畅所可能导致的严重后果。

    我们的家底小,没有个火星探测器可以丢,但是沟通的确重要,谁敢等闲视之。下午要召集个小会,开会之前我们不是群发了三次电子邮件通知?幸亏还有一次手机短信,因为事后知道某老师更改电子邮件的信息并未及时反馈到我们这里。不算大事?但如果人家恰是那不可或缺的人物呢,也算好险。嗯,我学乖了,以后再通知事情,我每人打一通电话,烦死他或她。安慰自己说,历史上多少当传令兵的红小鬼后来都“发达”了,冲锋号集结号,当时可是编码化的重要信息系统,外加他们守着“信源”,自然成为“消息灵通人士”,前程锦绣,大有希望呢。

    学政治的,领会施特劳斯所说的“隐晦教导”,承认有人的地方就有精英和群氓、等级和高下。学组织传播的,也明白有组织就有组织的内部等级,有等级就意味着不平等。所以说,所谓的“领导”,首先一定是个信息管理者。该让谁知道,不该让谁知道,那是首要问题。孔子怎么说来着:“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至于老百姓们,为了减少信息噪音,干脆少给些信息算了,孔子指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嗯,小会前的大会是传达文件。也别不耐烦,这可是政治待遇哦。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忧愁 2009-03-11
    百衲被 2006-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