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18

    看得见镜子的房间 - [书事]

     

     

    近日豆瓣也不怎么上了,博客也不怎么写了,一来是闲杂事物繁多,不得不谨小慎微外加全力以赴;二来是物价飞涨,空出来的那套房子需要出租,也要费些功夫。我亲自铺上奶白床盖、拍松绣花靠垫、摆正花花草草、向空气里喷上些欢沁的香水,等着看房子的人们到来。

    来得人什么样的都有,普遍而言,进来先“喔”一下,那是“喔”那整面墙的镜子,很是令人印象深刻。回过脸来,还有个实木雕花的西班牙大镜子,把我花枝招展的水晶灯翻了倍。另外,过道里还饶两个巴洛克风格的,没什么实用性,就是摆设。我敏锐地发现,来看房的女性都对着三面镜子端详个不休,好现象啊。于是我改了广告词,把“看得见风景的房间”换成了“看得见镜子的房间”。

    200多年前,法国人La Font de Saint-Yenne 说:“镜子优点不少,精巧至极,时下使用镜子蔚为风尚,的确有其道理。镜子穿透墙壁,令厅堂豁然开朗,并产生新的空间。镜子能将光线成倍地反射出来,不论是日光还是火烛。人天生厌恶阴暗和一切令哀愁得以乘虚而入的东西,又怎会不爱上这美妙的魔法呢?镜子能照亮人的世界,带来欢乐;镜子能哄骗人的双眼,但它所带来的真实愉悦之感却无半点虚假。”

    说得多好。我觉得真比大哲波德里亚说得好,波德里亚说镜子“是富有之物,资产阶级在用它进行自我欣赏,可以令自己的外表优雅,又能卖弄自己的财富……资产阶级的虚伪思想随之蔓延。”

    日前翻完了Sabine Melchior-Bonnet的《镜像的历史》。作者是法兰西学院研究员,著名史学家,除了这一部,还写有《婚姻的历史》和《通奸的历史》。按照时下趣味,后两本应该更热卖的。但是进入这套“西方文明进程”丛书的,只有镜子。我想原因也有两个,一个是现在“物的历史”比“人的历史”更流行一点,一方面研究物本身的发展史,一方面远兜远绕,把物作为文明的载体,来反观人的行为与观念的变化,《镜像的历史》符合这一潮流。第二个原因是,视觉文化研究正如日中天,与“观看”紧密联系的“镜子”自然也不容小觑。由于人的眼睛惟独看不见眼睛自身,所以人的眼睛要看自己的眼睛少不了借助镜子。至于这镜像到底是客观反映事物的“真理之镜”,还是专事魅惑与欺骗的“魔鬼的发明”,那就见仁见智了。

     

    《镜像的历史》,Sabine Melchior-Bonnet著,周行译,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杀手 2007-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