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18

    博士生博士死 - [心事]

     

     

    这件事情其实已经发生多日了,天涯里关天茶舍里,也有热闹的议论。可是想起来的时候,还是觉得堵心。是的,我说的是博士生猝死的那件事。今天下午,学院里举行“预答辩”,大量在职攻读博士学位的博士生们回到校园,旧闻再度成了新闻,大家调侃而肤浅地说:“写论文是能写死人的”。

    记得第一次传达这个消息时,甲同事马上告诉乙同事,“拜托,几天没见我一定去敲我的门”。乙同事嘱咐甲同事:“那你小心,要死也死得好看点,千万别把手放键盘上”。然后,大家长时间的沉默。

    真的,博士生要去掉那个“生”字代价好高的。入学资格考试自不必说,必修的课程、资料的预备、开题报告、中期检查、发表够级别的论文、三番两次修改、有的论文还要盲审,最后才是预答辩和答辩。李博士生还没有完成论文的写作,就倒在这条漫漫长路上了。姑且说他是“过劳死”,心理脆弱的到此时跳楼的也不乏其人啊。逢到这样的事情,上面总会打招呼说,并非制度问题,并非导师问题,并非学校的问题,的确,这样惨死的是极个别现象,不是还有大量的博士生们变成了博士嘛,不是还有成千上万的博士生们通过知识改变了命运嘛。

    即便不具备共性,还是觉得悲凉。

    不合时宜地想起小时侯背下的几句狄金森的诗:

     

    紫衮华袍的诸公,如今执掌着大旗

    他们谁也说不清,胜利的确切含义

    只有垂死的战败者,失去听觉的耳朵里

    才崩发出遥远的凯旋歌,如此痛切而清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杀手 2007-03-18

    评论

  • 同感啊。我快死了一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