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24

    复活 - [影事]

     

      

    昨天是复活节吗?按照词典,“Easter, anniversary of the Resurrection of Christ, observed on the first Sunday after a full moon on or after 21 March.”我疑心今年的复活节是323,网上查,有人说是330。本来,是可以问问教内朋友的,身边很多基督徒。想了想,还是算了。本已下定决心过个足不出户的周末,而且没看到彩蛋或巧克力蛋,我又不去教堂,什么节不节的。

    前些年,对神学和圣经多少有点研究的文人们,愿意贴个标签叫“文化基督徒”,学术会议倒是没少开,书也一本本出了不少。比“基督徒”多出来的这“文化”二字,潜台词是:“我们理解,但是我们不信仰”。

    “信仰就能理解”“理解才能信仰”,这是很折磨人的蛋与鸡命题。“最后一位教父”和“第一个经院哲学家”安瑟伦认为:信仰固然要寻求理解,但是“我信故我知”更有说服力。信仰第一,理解第二。安瑟伦没论到这个——“我不信但我知”,可能吗?“我知道了所以我不信了”,可以吧?

    宗教这东西,说到底,别问为什么,退休老太太那样纳头便拜,那是最好的。寄望于论证明白了然后再信仰,有点像把保单整明白了差不多也就要退保了一样,瞎耗功夫。偏偏就有那些想不开的主儿,脑子挺灵,脖子挺硬,不肯轻易一跪。呵呵,都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没错。只是对有的文人而言,鸦片还不过瘾,非海洛因不成。

    我寻思着,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同此理,知道了那么多却不信仰(我知道有的文化基督徒的神学水平,胜过神学院的教师),估计是要下地狱的——假如真有个地狱的话。

    我从碟海里翻出一盘“The Final Inquiry”,这种拍的异常精美的宣教片我看过许多,都是华丽,精致,气势恢宏的大制作。此片写基督复活的事迹传播开来后,罗马帝国派员调查,结果派遣的这个骁勇的罗马军官爱上一个追随基督的女孩,圣徒彼得显示奇迹,军官皈依了基督教。这样的结尾我看过太多遍了:基督徒们在使徒的带领下,扶老携幼,走在以色列的国土上,眼神坚定,阳光灿烂,弥撒响彻云霄。

    想起少年时的复活节“记忆”,当是春天里,冰雪消融,柳梢泛出鹅黄,聂赫留朵夫与玛丝洛娃在教堂里,手捧着点燃的白蜡烛,按照复活节的仪式,互相亲吻。安静的,亲吻。教堂的横幅总是挂着“信。望。爱。”在玛丝洛娃,也许反着来:“爱,望,信”。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Blooming 2006-0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