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3-27

    黑格尔、马克思、丈母娘领导下的老婆负责制 - [趣事]

     

     

    中午一起吃盒饭的时候,正是闲言碎语的大好时机。我们这些不幸没有嫁给上海男人的非上海女人们,聊起了“上海男人”这个聊不够的话题。传说人家真正的上海女人是聊“LV包、卡地亚表、郎咸平”的。我们要领会一会会才恍然大悟,最后这个,是家里的那个郎,贤惠、平易,与LV和卡地亚一样,也是“极品”。

    传上海男人遵循的是“丈母娘领导下的老婆负责制”。钱全上交,活全承包,对丈母娘那是一个毕恭毕敬,对老婆那是一个任劳任怨,对孩子那是一个忠心耿耿。忍辱负重啦,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啦,对待外人像冬天一样无情,对待老婆像春天般温暖啦——听起来,优秀党员的标准都够了。我们当中不止一个表示:下辈子,削尖脑袋打着灯笼也嫁个上海男人。

    昔日的女权主义把马克思主义绝对化,走刻板经济决定论的路子,以为经济关系决定政治关系,所以在家里也是money talk,谁钱多谁说了算。多少妇女姐妹于是走出家庭,顶起了经济的半边天。话说这个普遍逻辑在大部分地域应该是正确的,可是在上海这个有文化的地方,遭遇了地方文化的抵抗。上海女人不赚钱,一样在家里有地位;男人日进豆金,不防碍他为老婆提鞋。

    我琢磨着,如果是马克思错了,那就是黑格尔对了。黑格尔说绝大部分政治生活完全不是经济驱动的,政治以“认可”为中心,推而广之,无论是宗教战争、阶级斗争、性别斗争,都是为了解决认可问题。信仰那是个什么东西,那就是“我认了”。“我认了”极大地压制了人的自利倾向,同样极大地鼓舞了人的利他倾向。所以说,丈母娘领导下的老婆负责制,必定不是靠枪杆子(搓衣板)出的政权——韩国那样的野蛮女啥啥,路数不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知道与懂得 2006-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