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2-01-28

    贡布里希的中国代言人 - [书事]

    Tag:

       

     

        毫无疑问,恩斯特•贡布里希爵士(Sir. Ernst Gombrich1909-2001)拥有着自有艺术史以来最为壮观的拥趸群体。一方面,他的“三联画”式巨著《艺术与错觉》、《秩序感》和《象征的图像》,足以让后来者叹为观止、低首下心;另一方面,他的《艺术的故事》自1950年问世以来已经热卖了60年,有“美术史中的《圣经》”之誉,也颇让宿老巨擘们扼腕浩叹、妒恨莫名。《艺术的故事》英文费登版已经售出700万册,更被译成30余种语言,大有艺海慈航、普渡众生之效,对视觉艺术有兴趣的学生和学人常从这里一窥堂奥。

     

      

      自19世纪中后期至20世纪上半叶,西方艺术史研究影响最为深远的是三个学派,维也纳学派、瓦尔堡学派和形式分析学派,贡布里希出入其间而进退自如,与他那“形状不确定”的“整体史”相比,海因里希•沃尔夫林的“形式分析法”过于庞大僵硬,欧文•潘诺夫斯基的“图像学”又失之于汗漫无边。贡布里希举重若轻,把艺术从无垠的文化史中“再度分离”出来,不是把艺术作品当作挂钩来挂历史问题,而是回到情境逻辑挂钩上的艺术作品本身。所谓“没有艺术,只有艺术家”,艺术的主体是艺术家本人,而不是某种民族或时代、风格的集合体,贡布里希怀疑所有大而无当的笼统概括和一切貌似精巧的理论框架,关注对于具体艺术家、具体艺术作品的个案研究,他笔下的艺术史是“各种传统不断迂回,不断改变的历史,每一件作品在历史中都既回顾过去又导向未来。”

      

      在中国,20世纪80-90年代曾有一个“贡布里希热”,开先河者是当代艺术史大家范景中先生。先生命途多舛,抄家、流浪、充边的生活都经历过,中学只读过两年,大学只读过一年。1979年入浙江美术学院攻读艺术理论研究生之际,他循着《牛津艺术指南》这样的工具书,试着从附录中寻找重合频率最高的书来读,就这样“发现”了贡布里希,此时的他28岁。他游说了长他10岁的杨成凯,二人合译了《艺术的故事》,这成为他艺术史研究的起点。随后,他以《美术译丛》和《新美术》为阵地,组织了大规模译介贡布里希作品的活动,并发表了《贡布里希对黑格尔主义批判的意义》等颇有份量的论文。1989年,范景中先生主持编译的《理想与偶像:价值在历史和艺术中的地位》、《图像与眼睛》以及《艺术与人文科学:贡布里希文选》出版,这使该年在中国的美术界又被叫作“贡布里希之年”。1990年,范景中先生被牛津大学录取为博士研究生,偏偏此时发现了癌症,渡过了蛰居养病的困顿岁月,终于在十年后重拾旧业。当此际,“贡布里希”依然是他的研究“关键词”。2001年贡布里希仙逝,范景中先生连发纪念文章。因此,说范景中先生是“贡布里希的中国代言人”,当不为过。

      

      值得注意的是,《艺术的故事》虽然是西方中学生常用的博雅教育参考书,通俗易懂、深入浅出,但是对于中国读者而言,却有一道历史文化的知识鸿沟。80年代出书不易,《艺术的故事》的译稿一直闲置在出版社无人审阅,在等待出版的漫长过程中,范景中先生开始为这本书做注解,不仅涉及画家、画派和画法,更兼及历史、宗教、建筑、科技、文化、乃至思想史。当译稿以《艺术发展史》之名终于问世时,那些注解也附于书中,而先生没有拿到翻译费遑论笺注的稿费。1999年,三联书店将《艺术的故事》重刻付梓,谦虚的范景中先生“因念注释荒陋,毅然删去。”2008年,广西美术出版社拿到英国费顿出版社授权再度出版该书,应责任编辑力邀,先生重新审定笺注,并附上几篇文章,终于在2011年出版了《艺术的故事笺注》单行本。其中,范景中先生在纪念贡布里希一百周年诞辰所做的讲座稿、贡布里希80岁寿辰访谈、贡布里希自传等篇章,都是了解和研究贡布里希的重要资料。

      

      一般读者所不知的是,范景中先生学识淹博,不仅治西方美术史,对中国美术史及古典文化也深为精通,右手捧着贡布里希,左手持着钱锺书和陈寅恪,闲下来寻访线装古籍是他的一大爱好。正是因此,他的“笺注”里时有中西文献互相阐发之处。比如第一章“行施巫术”条,就引了顾恺之、张彦远、杨无咎等中国例子来与西方现象相印证。第二十章“如画”条则是以洪迈《容斋随笔》中的词汇来对译西文的“picturesque”,大有意趣。

      

      范景中先生在其主编的丛书《美术史的形状》序言中强调:“我理想中的美术史与越来越制度化、经济化和时尚化的学术工业式的美术史截然相反,我认为,它应是专业的学术和普及的教化的结合,博物馆的活动和大学的教学的结合,鉴赏家的实践和美术史家的探索的结合;它不仅体现知识的整体性,而且也体现人性的整体性。这就是我所设想的美术史的形状。” 读到这里,熟悉贡布里希的读者当会露出会心微笑,这何尝不是“贡布里希的形状”和“范景中的形状”。

      

      

      

      

      本文已经发表于《新京报》,请勿转载。

     

        居然发不了图片了,空间不够,叹!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圣人的昏事 2010-01-28
    兔子,安息 2009-01-28
    冷眼旁观 2008-01-28
    剑法 2007-01-28

    评论

  • 人性的整体性
    永恒的学术
  • 图片可以存在flicker,链接过来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