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27

    “知识分子民主”与“大众民主” - [书事]

     

           法国大革命期间设立了178个法庭,其中40个是巡回法庭,可以在法国任何一个地方宣判死刑,而且往往是就地执行。在1793416到共和二年热月9日之间,巴黎的革命法庭处决了2625人。罗伯斯庇尔在49天内就让1373人身首异处,也就是平均每天杀28人。外省的法官们一样忙碌,在奥林奇小镇一地,有331人被送上断头台。在阿拉斯市,处死了299名男子和93名妇女。在里昂,革命专员批准了1684件死刑。所有这些数字加起来大约是17000人。受到惩罚的不仅是特权阶级,大约4000名农民和3000名工人成了铡刀下的冤魂。除了革命法庭的断头台,死于非命的人数更多。在南特,将近5000人被淹死或射杀。在里昂,死了2000多人。在土伦,几个月内人口从29000锐减到7000。两年的国内战争后,旺代地区大约有90万人死于非命。法国军队在战场上的死亡人数同样可观,在1792年到1800年期间,损失了70万。

        史学家说整个法国大革命死了几百万人,领袖自可以轻描淡写地说要奋斗就会有牺牲要革命就需要杀敌人,可是有良知的普通人会觉得震惊。正是因此,法国大革命引发了绵延至今的无尽议论——光是我这个非专业人士看过的专著也已经有十几本了吧。保守主义者通常将矛头直指“大众”,认为是大众的激情、愚昧、盲从与兽性导致了这场悲剧。而换一个角度考虑,那些引导了大众的知识分子们,同样难脱其咎。

        米什莱早就指出:有教养的阶级实施的暴力常常甚于普通大众。当然,这些人不会去砸毁街灯,但是他们却足以让人头落地。在革命的过程中,最激烈的暴力莫过于有教养的中产阶级所实施的暴力。他们有宏伟的理想,善长制定抽象原则,能言善道,却又对政界知之甚少。一旦革命发动起来,他们比大众更不宽容,常常肆无忌惮地用最“革命”的手段来对付他们的敌人。

    所谓的“知识分子民主”,其目标是要建立一种选择机制,以便从知识分子当中挑选精英充当领导阶级。他们影响了大众、引导了大众、利用了大众,但是绝不打算与大众分享权力。正是因此,这种民主的狭隘与暴虐比之传统的王权有过之而无不及。而“大众民主”绝不会以产生统治者为目标,大众拒绝“博爱”,对“自由”不感兴趣,但是对“平等”,倾力以求,即便是对自己的“精神导师”亦不例外。所以大众一旦掌握革命,必然更为激进和彻底。在知识分子这些革命的发起者看来,革命如此进展自然是“有违初衷”。

     

    勒庞:《革命心理学》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艳遇 2006-0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