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27

    知道与懂得


          在书店老板看来,我大概是那种“傻瓜顾客”,每周必去、每次必买、大包小裹、好新骛奇、从不斟酌。他肯定会疑问:难不成这位大姐是个二道书贩子?或者新装了房子书架搞得大了?上周,在我当了他快两年的好顾客、浪掷了上万银子后,他终于忍不住问我了:“您是搞什么的?”潜台词大概是:“您怎么什么都买啊?”
          我沉吟了两秒,回答说:“瞎搞,瞎搞。” 
          他很满意地闭了嘴,坐在他的小桌旁边怡然袖起手来,一幅“不出我所料”的表情。
          我心里有数,大学书店的老板算得上半个学者,我这种“杂家”充其量算是他的“优质客户”,谈到品第是不入他的法眼的。
          那又怎样?
          在一个不能出轨的家里,我要是不能时常地跨跨学科,岂不真的是“专家”了?
          有人仔细区分“知道”与“懂得”。所谓杂家是指“知道的很多、懂得的很少”。专家是指“知道的很少,懂得的很多”。know与understand是不一样的,study与learn也是有所区别的。“你知道但是你不懂得、而且你不知道你不懂得”――苏格拉底不就是因为这样四处帮人提高认识而惨遭毒酒吗。
          我知道。
          我挑了一套四本“新政治经济学译丛”、《普通法的历史基础》、《潘金莲的发型》和丹·布朗的《骗局》,抱了书过去,理直气壮地对着老板说:“结帐!”



    loadin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