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25

    文绉绉

    Tag:
        港台学者还葆有些许文明余韵,讲究个措词炼句,园融老道,时有古意,不像大陆的西洋腔大白话,好的也就是个白开水,差的更是温温吞吞与黄汤相仿佛。
        欣赏了一篇,写宪政思想的,好多四个字儿的词组,值得一记:
            王纲解纽、辐轮崩析、上无道癸、下无法守。
            贪黩流行、吏治败坏、法治沉沦、社会失序。
            操危虑患、惨淡经营、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勾稽沉隐、抉发奥义、旁搜远绍、纵横捭阖。
            聚讼纷纭、攻��未止、迷途踯躅、蹉跌颠踬。
            追新骛奇、狡谲多智、恢诡嗜异、文过饰非。
        IVON高考的时候语文一项只得了76分,因为“的地得”分不清楚。结果,在朋友圈中,偏偏是汉字能力最差的他现在挣得最多;文字功底了得的两个人,一个是公务员、一个是中学教师;我和郝猫这样经常提笔忘字偶而大放厥词的倒都是文科博士后。世风不古兮世风不古。
        IVON的福音是:新颁定的汉语规范,的地得不用分了,“树荫”也可以写成“树阴”了。可是我不习惯。像庞德等外国人,以象形会意来审视汉字,所以“翼”是“群鸟飞过共同的田野”,所以繁体的“东”是“一棵树站在日出的地平线上”,多么诗意盎然。我要是留着辫子的老夫子,而且还没什么事儿,就为这个汉字改革,我还真的找个干净的湖自沉了。――就怕再过些年,中学生们连什么是“自沉”都不知道喽。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部落 2007-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