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17

    种地和收获

    Tag:

        这年头,只知耕耘不问收获是行不通的。自我标榜“述而不作”的孔子恐怕连个学士学位都混不上、遑论“博导”了。还有那些用了十几年时间完善一个工整“大赋”的汉代文人,肯定因为成果太少而解决不了职称问题。早晨起来在CNKI上胡乱搜搜,发现陈大腕一年发了快30篇论文,惊出我一身冷汗。其他的学兄师妹们也各施手段,都是亩产千斤的架势。没说的,只好揠苗助长,把自己那些看着还不怎么顺眼的文章提拔上来、打发出去。谁让自己一失足转到一片普遍高产的黑土地呢。
        电话给郝猫,询问校报近况,原来也不容易,她的一篇文章排了一年。咬咬牙,还是给X老师发过去一篇,连注释带翻译全部字符8400,一改我长篇大论的习惯,别让人家为版面的事儿为难。掐指算算,给“问题”的那个没问题了,还有2篇都说用可是不知刊期,还有3篇音讯皆无,形势不容乐观啊。还是再鼓捣几篇吧。
        对了,知道母校为何“衰落”了,在无所不知的CNKI上查询,发现我的一位学兄可以六年只发两篇论文,这样的宽松!我所景仰的李老师也是,一年只写两篇――当然,他那个是权威级的两篇。“母系”人常说“敢云大隐藏人海,且耐清贫读我书”,看来是真的。
        想有啥用,还是种自己的园地要紧。

    loadin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