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08

    两个钟摆

    Tag:

        两个钟摆,一个从右向左运动,一个从左向右运动。当它们的轨迹重叠的那一瞬,有一种殊途而同归的幻觉,但是,一个还是要继续向左,另一个也还是要继续向右。

        罗伯特·哈克特和赵月枝的《维系民主?西方政治与新闻客观性》是一本不错的书,按照赵月枝在2003年一则访谈中对此书的说明乃是“把讨论的核心定位于新闻制度、新闻实践与民主政治的关系。”大概因为她的学术之路是从后现代主义的“后学”开始的,所以解构性思维根深蒂固,于是行文中的闪光点很多,但是整体的系统性略差。
        假如非要贴标签的话,赵月枝属于传播学的“批判学派”,再深入一点,在批判学派的政治经济学研究与文化研究之间,她又更侧重于研究传媒机构与控制的政治经济学传统。现代的实证主义认为“新闻可以是客观的”,后现代相对主义则认定“新闻不可能是客观的”,市场新闻业这一体制决定了“新闻必须是看起来客观的”……批判学派很为难,它想倒掉脏水,又不打算失了孩子,也就是说要批判市场体制,要维护公共新闻业的方向,但是,它该拿“客观性”怎么办?有一种虚拟的目标,即便不实际,好歹是个参照,不至于相差太远。“客观性”就是这么一个东西。
        关键点倒不是客观性,而是民主。自9-11以来,不少西方知识分子一改自由至上主义传统,把国家、大政府、公共性拔高,呼吁政治的回归。就象两个钟摆表面上的重合,有些人看到了我们与西方的“接轨”。殊不知,两个钟摆是从完全不同的方向、完全不同的语境中摆来,侧面看去,差别不可以道里计。也许,在我们这一面,还是应该先有自由再谈民主吧……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