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05

    Tag:
        树还是绿的,草也还是绿的,楼下中学操场上的那面国旗,被风扯直了,停不下来,加上阳光明晃晃得如刀片,忽然觉出了冷。
        IVON早晨出门的时候,臭美得想省略了秋裤直接穿上新西装,亏得我及时喝止,不过他还是省略了上半身――没穿毛衣,西装外是羊绒大衣。在我的想象中,他这一天会端着肩膀度过,不听老婆言,吃亏在眼前。
        我很珍惜自己,把暖风机开到2000瓦,穿得重重叠叠,然后正襟危坐――不这样都不行了,衣服多得自己都会立着。但还是觉得冷,从骨头深处往外冒寒气。上海的冬天真让人沮丧。
        豆瓣上闲看别人的博客,怎么人家都能想看什么就看什么,古书、闲书、旧书,我却只能看英文的长篇大论,不公平。更是沮丧。
        HY说马上到来的圣诞假期她要去拉斯维加斯、旧金山、洛杉矶、圣地亚哥、纽约、华盛顿还有查尔斯顿,而且她刚从KEY WEST回来,强烈嫉妒。想起弗罗里达的阳光,还有海明威住了多年的地方,猫咪横行,波光潋艳,而我自己困在小书房里研究世界政治,沮丧得要去睡午觉。
        最沮丧的是:床上太冷,还是在电脑前耗着吧。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论孔子语 2006-12-05
    看电影 2005-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