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26

    药着了

    Tag:
        爸爸给买的暖风机的确不错,挨着它像靠着火炉,远离了阴冷的冬天。
        却说有篇论文要赶出来,时间是3天,字数是12000,注释怎么也应该在30个以上,参考资料怎么也得40往上,还要有历史的梳理和理论的提纯,还要把传播学政治学和社会学都跨一遍――不这样据说不显水平。于是我就乱了。状态如下:身边环绕着几十本书,还有好几本论文,全都打开着,翻到夹着纸条、划着道道的页码。电脑上十来个文件也都处在激活状态,不时要辗转腾挪着去旧时积累里抄点东西。右手边是咖啡杯,早上的一锅咖啡粉,不断续水煮到晚上,第五六锅之后,也就是个心理安慰。凝神发呆的时候也许动了自己的头发,到晚上意外地发现落发不少,是伤了脑筋了还是薅掉的,那就知不道了。棉睡衣还穿得整齐,拖鞋经常找不着,脸好像洗了,牙刷了吗?忘了。卧室里的被子是不用叠了,累了就钻进去。天,卫生间里那个大浴霸开了多久了,可是一千多瓦。幸亏IVON不在家,怎么乱都行。梦里都是电脑屏幕,咔咔咔自动打出字来。有一种焦虑是属于学问人的,想起小时候捧着大部头的时候,姥姥说别看了别看了,小心药着。还真是药着了。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八字 2006-1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