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28

    爱上了豫园

    Tag:
        大表姐千里迢迢地来上海,兵团老友聚会。都是五十岁以上的人了,居然凑了近二百人,还请了七十多岁的老首长做“麦收动员报告”,喝酒,唱歌,缅怀光辉岁月,听起来很是感人。
        表姐在上海的最后一天交由我来招待。第一站表姐认定了豫园。说起来除了九四年看见过“老庙黄金”的仿古建筑,顺便瞧了一眼九曲桥,我还真没仔细地逛过这里。
        豫园的门票要四十元人民币,比较贵。尾随着一群外国游客进去,先是感觉里面很逼仄,小小的退步,迎面的假山,人挤着人。想来花园里无非是楼台亭榭,雕花窗棂,红木桌椅,碧水里游着金红色大鲤鱼。但是一进一进地走进去,开始服气了。就是这么几个“元素”,但是人家安插组合得疏密有致、别出机杼,一径走来时觉峰回路转、曲径通幽,果然名不虚传,想起贾政验收大观园时的评价:“非胸中有沟壑者不能为也”。
        虽然到最后也不明白为什么叫“豫园”,但是深刻地体会到古代的有钱人真是会享受。鲁迅都写过――扶着两个丫头、看看海棠、吐一口血,是很雅的事情。要是让我在复旦校园里这么干,我当然不肯,但要是把游客都赶走,让我占据此处,哪怕不扶着丫头,我也肯吐那一口血。一小口。
        出了豫园,拜见了城隍,吃了南翔小笼包子,看了民间手艺,然后打的去新天地。第一次觉得新天地也没那么好――是与豫园相比。再以后,去巴黎春天、襄阳路,去南京西路的梅龙镇伊势丹,用了下午茶,最后去火车站那里的太平洋百货,在麦当劳吃了晚饭。把表姐送上火车,自己乘轻轨回来。在车上惨白的灯光里,望着对面坐着的民工,忽地又想起豫园里屋檐上的一处灰雕,塑的是关公横刀立马,写意而传神。今天看得不精,改日再去。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请客吃饭 2013-10-28
    学问与经商 2006-1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