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28

    跑远了的白马王子


        从小到现在,反复做着几个系列梦,其中最令人兴奋不已的一个系列是“追捕”,我跑,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儿,但总之要跑,不跑小命休矣。当然有警察在后面追着,还不止一个,我与他们斗智斗勇,神经绷紧得可以当琴弦。要不是陀思妥耶夫斯基下手早,我就写那本《罪与罚》了,唉,吾生也晚。
        却说每次亡命梦中,景物情节身份总有细节上的变化,但是有一个细节是永远不变的――警察穿着白色的上衣、蓝色的裤子,那还是很小的时候把一分钱交到他手里边时他穿的制服呢。现实中的警察换了多少回衣服了,蓝的黑的灰不叽的绿不叽的,到现在我都分不清警察和保安了,可是抓我的警察,总是那么长身玉立、冰雪无瑕。
        因为做梦太多,后来多多少少看些高深的精神分析杂以通俗的八卦,前者告诉我梦境与不可告人的潜意识有关,后者告诉我梦是反的。号称会解梦的师姐重点问我:在你逃跑的时候,你觉得恐怖?紧张?愤恨?委屈?焦虑?我回答说:紧张谁不紧张,警察抓你你不紧张?话说回来,也挺刺激的。师姐拊掌赞叹:这就对了,大有深意哦……
        言而总之,昨夜我的梦有了新变化,第一次,是我在追白衣警察。大概,这是这个系列的最后一集了吧,前面的警察越来越远,白衣融入沉沉的黑夜,在我的意识的屏幕上,打出来一行TIMES NEW ROMAN字,分明是“THE END”。
        心里还挺不是个滋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人从众 2008-03-28

    评论

  • 你这个网页的颜色看得我头晕。换换不行吗?<img src=&apos/images/eek.gif&apos vspace=2 hspace=2 border=0 onload="javascript:if(this.width>screen.width/2)this.width=screen.width/2" onclick="window.open(&apos/images/eek.gif&apos,&apos_blank&apos);"><p><br>
  • 访客903209到此一游!<p><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