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13

    浮士德评话

    Tag:

        这回说谁?说的是西洋德意志国某省某县,有个老夫子,名唤浮士德。他一生发奋,头悬梁锥刺股,墨水用的海了去了,研究了哲学、医学、法学和神学――可了不的,按照西洋中世纪大学的建制,这就是仅有的四大学科了,他都通了,算个“学究天人之际”,学究学究么,这词儿这么来的。顺理成章,封了个博导,带着个研究生叫做瓦格纳,这小徒弟儿还行,人挺机灵,搞“人造人”的,搁现在都得算高新科技。
        浮老这官职也合咱们的翰林院编修,饶是如此,不算得志,德国不像咱们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所以俸禄不多,也没实权――说想下去调研调研,道台县官接待接待,看看山水吃吃花酒,没有!更有一层,浮老一辈子钻研学问,可就把终身大事给耽搁了,花甲之年,该抱孙子了,可自己还是个老光棍、60岁的老处男,都不好意思跟人提。
        有一天早晨,老爷子醒了,可就哭开喽,“我既无财产和金钱,又无尘世盛名和威权,就是狗也不愿意这样苟延残喘”。您问他怎么这么贪恋富贵功名?也不是,学问做深了,就看出学问的无用了,庄子不是早教导咱们了:把有限的人生用于为无限的知识服务,大错而特错了!老爷子说了,“思想的线索而今业已寸断,一切的学问久已使我恶心”,怎么办?不活了。
        正抓挠着找深井找南墙找麻绳找老鼠药,机会可就来了。有人跟他商量,这么着吧,您也别寻死觅活的了,我让你回到18岁,从头开始,该谈恋爱谈恋爱,该当官当官,想研究点文化,想搞个洋务实业国家工程,全由着你,可就有一样,等哪一天你要是说“你真美啊,请停留一下”,你这灵魂可就归我了。浮老爷子一听,怎么着,再活一遍?死都不怕,还怕活吗?再者说了还都是美事儿,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至于灵魂的事儿老人家更有根:好么,以为我眼皮浅,看见个漂亮美眉就想留下,不能啊,别说西施貂蝉飞燕玉环,就是七个仙女堆一块儿,我也不能啊,万一前面还有更好的呢,老话怎么讲,“追求永无止境”。
        就这么着,可就提起鹅毛笔刷刷刷把合同给签了。浮老爷子还吟了首诗,也不是律诗,也不是绝句,也不是商籁体,就是表达个向往事告别的意思:
            我要跳身进时代的奔波,
            我要跳身进事变的车轮,
            苦痛、欢乐、失败、成功,我都不问,
            男儿的事业原本要昼夜不停。
        您心里不犯嘀咕?有这样天上掉馅饼而且正砸着你的好事儿?要不说浮老爷子幼稚呢,一辈子书斋里坐着,没经过事儿。西洋有句谚语,没有免费的午餐,午餐都是AA制,能白白让你孟尝那么俊、石崇安么富、秦皇汉武那么英雄、唐明皇李后主那么走桃花运?且说这里面委实有个惊天动地的阴谋,浮老后来萍踪浪迹,经历非凡,故事那是相当地精彩。
        就此打住,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那什么,坐后头那位,说您哪,复旦来的那位,替您开脱半天了,不赏俩钱就想走……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教皇的女儿 2009-0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