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30

    细巧果子

    Tag:

        龙女携来日本的茶食果子,细细巧巧的,于是我们坐下来、用了玉色杯子、排排坐吃果果。果子也就是我们所说的点心,比寿司还小,嘴大的一口能吃两个。馅心有抹茶、豆沙、枣泥等等,味道清淡在有无之间,吃的更像是形式。
        第一次吃这种果子是小学时代,日光东照宫的大和尚从日本寄来的。那时的海外邮包领取起来异常复杂,好在收到时包装还是完好的:烫金的厚实纸盒子,贴着宣纸签,打开时24种不同包装的果子,分为上下两层。那样一个时代,我看那盒果子就像现在看着24块大宝石。许久都舍不得吃,最后也就成了“看果”。从此,坚定了理想和信念:形式一定要大于内容。
        恰当时偷读红楼梦,年纪太小,根本读不懂爱情的风花雪月,满篇看见的只是锦衣玉食,尤其垂涎于种种的“细巧果子”,姑娘们嫌油腻的鹅油卷我也不爱,宝钗的冷香丸怎么像是一种精工细作的零食,最向往的还是宝玉那碗汤,因为里面放了用模子刻印的、莲子般大小的白面小莲蓬――好吃肯定是谈不上的,但是养眼哪。唯美主义的生活态度讲究的就是买椟还珠、舍本逐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几天前路过玫瑰园,我坚持要去喝下午茶,只为了让IVON尝尝地道的英国“司空”。在菜单上他们居然写作“英国失控”,好笑。上来的东西被IVON鄙夷为“英国馒头”,的确,看起来像馒头,闻起来像馒头,吃起来也像馒头,和我在英国吃的司空很大不同,于是叫做“失控”?我很懊恼,不是因为吃了英国失控,而是因为发现自己不再是一个唯美主义者,却变成了一个唯味道主义者。如果此时做戈蒂埃的选择题:最后一元钱是买玫瑰花还是大白菜,我肯定要买大白菜了,大白菜的,好吃。
        晚上IVON回来,瞧见了桌上的果子,就着啤酒一连吃了四个,并且显出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我很怀疑地看着他,难道他真的爱形式,还是从形式中发现了我没有发现的内容?这是一个问题啊一个问题。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证书 2006-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