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23

    性别问题

    Tag:

        这两天看书的速度都很快,我一天看了两本理论,IVON也看了两本,一本是《兄弟》,另一本有点意思,题目很拗口:《为什么女人不看男人不听地图》。IVON不断停下来报告他的发现,最后得出两条读后感:第一,男女有别;第二,他老婆也就是在下我――不是女的。第二条的证据很多,包括我的方向感,我对机器的感觉,我不唠叨,我习惯睡在靠门的一侧,我对美男没兴趣、我比他更记不住东西的位置,还有现在,我在读男人才读的书……等等等等。IVON眼神怪怪地问我:你到底是不是同性恋?MY GOD。
        我放下《新兴国家的政治发展》,扑向这本要毁我饭碗的书。不得了,全球卖了700多万的畅销书啊。一开始有些鄙夷,越看越是脊背发凉。原来,IVON若有所思并不是真的有什么思想,晚上沉默不语也不是对家庭生活有意见,没把哈腻、达令、麦迪儿什么的挂在嘴边也不是因为拙嘴笨腮,看不出我化没化妆甚至看不出我在发烧或是在生气都属正常,只因为他是男的,荷尔蒙和遗传规律决定了这一点。与此相比,我是不是女的倒不是大问题了,按照理论,有百分之四左右的女的有女的的身体但是有男的的大脑,这一部分如果不搞同性恋的话注定是女人的至爱亲朋,对这个结果我没啥意见,但愿自己是个不会唱歌的李宇春。
        关灯睡觉。IVON很快就着了,我不行,翻来覆去地思考如果男人都这么没劲为什么还要婚姻,女人更能理解女人为什么不组织女子公社。如是辗转到了半夜,灵光一闪恨不能推醒他宣布:你看我都睡不着了――我一定一定还是女的。                              

    loadin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