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22

    资本主义的数字逻辑

    Tag:

        八点半从床上爬起来,共进了早餐之后,IVON支起熨衣板,拿出皱巴巴的衣服一堆,脸上的表情风萧萧兮易水寒,透着一幅老婆不贤惠所以要自力更生的悲壮。他熨一件衬衣的时间,差不多够看半集《六人行》的。我冷眼旁观了半晌,叹口气,接过这项苦差事。而他,乐颠颠地去发挥他的长项――擦地板。
        我熨,他的四件衬衣,三条裤子,还有我自己的羊毛衫和牛仔裤若干。时间飞逝如电,一个小时过去了,我这里还没完没了,想起该读的书和该写的字儿,不觉恼火起来。如果把这些东西送到楼下的洗衣店,凭我那打五折的金卡,不过是30多元钱吧。换句话说,我发现我的劳动价值也就是每小时30元。IVON瞟我一眼,“一小时30,高工资了,你算算,你正经的工资是一小时30?”我算,30乘以8再乘以22,月工资应该是5280。MY GOD,还真没有那么多。而我知道,在IVON手下那些有四五年工作经验的小白领,轻轻松松就挣了上万。这个狗世界。
        按照IVON的逻辑,我的学问绝对是赔本生意。记得有一次拿到一个著名学刊的稿费,500元,是按照千字50算的,很高兴地请他“料理”了一下,也就差不多了。随后看中的一双鞋还需要他的赞助。我心里有谱,为了写这篇高论,我买了十多本书,看的资料不计其数,小火慢炖也熬了快一个月,500,真是笑话。
        而父亲的算盘更精。按照他的逻辑,学文科的不仅自己干的是赔本生意,而且出产的东西造成纸张、油墨、读者时间的极大浪费,损了自己不说,还亏了社会,特别有些言论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不利于社会和谐发展。结论是:学文科的赶紧改行算了――国家和人民养着你们也就是个慈善事业,千万别事儿事儿的。
        想明白了,卖力熨着衣服,琢磨着自己的一生恐怕都要靠IVON赞助,唉,明天起来做早饭吧。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字句 2005-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