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06

    读书与饺子

    Tag:
        雨天不是读书天。懒得去听所谓的“北大-复旦比较文学论坛”,窝在家里煮咖啡,看新的一期《读书》。
        《读书》近来不那么好看了,一来是因为新左派大本营的性质,对正义平等的呼吁压过了对自由的追求,与昔日鲜明的自由主义立场相比,是为“读书的转向”,怎奈“自由”实行起来最容易,“正义”“平等”空有理想主义色彩,但是总觉悬在半空、落不到实处。二来是“政治正确”搞的鬼,殖民主义与后殖民主义、性别政治、少数族裔等等议论汗牛充栋,正确是正确了,但是没有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超越性,就成了不断的重复。三来是新兴的民族主义大当其道,为国家的合法性奔走呐喊,容易引起老百姓的共鸣,但是忘了其中的另一重危险。
        不过,还是要看《读书》,跟了20年了,习惯早已成了自然。根据理论,思想不是个体的,而是集体的,你以为是你个人的思想的东西,不过是在学习的种种机缘中、在“舆论的环境”中生发出来的东西而已。跟着《读书》的人大多有相同的理路,即便有不同的立场,朋友间时有“英雄所见略同”的感慨,仇敌间也难免有“惺惺相惜”的理解。究其竟,还是认识论的问题,现代的或者后现代的,不过是在库恩的范式里辗转腾挪而已。
        看了一遭,倒是觉得“短长书”里几篇文章不错,看了刘小枫关于“误解”的文章,会心一笑,“怎么,你也在这里吗?”
        相比之下,两段国人语录倒是有大智慧。老子曰:“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混乱,有忠臣。”严范孙云:“好争者比必不直,好盟者必不信,好怒者必不威,好察者必不智,好服药者必不寿,好著书者必不通。”又想起庄子说过“巧者劳而智者忧、无能者无所求,饱食而遨游,泛若不羁之舟”。
        搁下书本,我们去包饺子。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万恶的评估 2007-1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