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03

    藏书

    Tag:
        去科研处送研究项目的中期报告,然后去图书馆还书-借书。
        习惯使然,到外文部分的“G”架上逡巡。按照全世界图书馆学的分类,这一部分应该是新闻传播学和信息科学的天下。记得南开的那个“G”架很是小气,寥寥几本,80%还都是教材,剩下的20%我复印了一遍,成了缝制博士帽的布料之一。心目中,以新闻传播学而知名的复旦,其“G”架应该相当堂皇才对,可是去年一见,让我花容失色――原来这里的藏书也是灰头土脸,好听点儿的说法叫“古色斑斓”。本着锲而不舍的精神,一年来于故纸堆中倒也淘出十来本值得复印的书,没有失望到底。
        这一遭,在尘封的书架上寻宝一样仔细搜索,在背面不该放此书的地方,发现了两本有价值的书,一个是老版本的美国殖民地文化生活,一个是席勒的“文化公司”,都算经典吧。看那意思,像是什么人有意藏起来的。难免,学术界的竞争有一条就是资料的竞争,想象那个学者或者学生,如松鼠一样把这两本书储存起来,然后得意地翘起了尾巴。博尔赫斯说过:藏一本书的最好的地方,是在一个无边的图书馆里。看来,这个道理不仅图书馆长懂,文化人都能心领神会。
        令我感到骇然的是,此人看重的这两本书,本来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唯有和我知识结构类似、且目前从事类似研究的人,才有可能把它们拉扯到一起。于是乎,一方面是“吾道不孤”的知音感,一方面是“狭路相逢”的愤懑心情,我在灰尘中间体会到弘一法师的心情:悲欣交集啊。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装嫩 2006-11-03
    2005-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