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03

    Tag:
        早晨IVON自己做了早餐,很早就走了。半梦半醒的时候,听见楼下遥遥传来的广播体操的声音,想起小时候千方百计地装病逃学,几乎没成功过。往事近在眼前,一个自己说“该起了”,另一个自己却在争辩:再睡会儿……
        等我终于懒懒地爬起来,咖啡的香味还在。这不是哥伦比亚的咖啡豆,是尼加拉瓜的,但是格外香。咖啡壶烫烫的,端起来喝了两口,很是满足。法国人喜欢说有两个自己,一个是咖啡前的,一个是咖啡后的。这几天我也对咖啡上了瘾,而且是重症依赖,喜欢咖啡后的自己。
        端着咖啡回到床上,找出昨天没看完的《红颜》――这样的电影IVON已经誓死不看了,我舍不得买碟的七块钱,只好自己欣赏。看完了,没啥说的。接着找出另一部IVON拒绝的碟:《长恨歌》。真想这样赖在床上一上午,可是想起昨天领的报账的任务,思想那个斗争。熬到十点三十分,咬牙,换装,十分钟出门。
        诸事不利,忘了看看皇历。首先是夸张地穿了羊绒衫,一路上这个热。其次是很多发票被财务处无情地刷下来,说是不合格。第三是到了十一点半,财务处关门,要等到下午。第四是在等待的无聊的中午,一不留神又花了不少钱。……好不容易下午报出钱来,天也阴了,心情也黯淡了。
        回到家里,续水,再煮一道咖啡。楼下就是巴尔扎K的塑像,大叔喝了五万杯特浓黑咖啡,五十二岁就变成塑像了。我不学他,我喝淡的,加糖加奶的,怎么不得活个一百零四?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装嫩 2006-11-03
    藏书 2005-1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