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25

    祸福

    Tag:
        晚上,龙一春来电话,说她今天遭遇了车祸。似乎很严重,右手腕骨折了,面部擦伤。
        就在一周前,她的女儿肺炎住院,而她们从日本回来也不过十几天。
        她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我劝她:“否极泰来,焉知非福?”
        别人的祸福其实离我们并不遥远,因为命运实在无常。想起《红楼梦》开篇的那段“《好了歌》解”: 
        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埋白骨,今宵红绡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转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哪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作强梁。择膏梁,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
        第一次读此是小学五年级,躲在被子里读《红楼梦》的时代。至今这段话背诵得十分流利,是因为当时吓着了――万念俱灰,痛感命运之无常。从那一刻起,小小年纪的我成了一个极端的悲观主义者,但也正因为极度的悲观,反倒逐渐长成了一个极端的享乐主义者,再向下发展,从享乐主义进一步走向极端的乐观主义。我这种“觉悟”本身大概也是祸福相生的例证吧。
        伟人说过:“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LET IT BE。

    loading...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