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24

    做头

    Tag:
        诚邀郝猫来玩儿,一起去楼下的理发店“做头”。
        普通理发师一个价、经理一个价、店长一个价,以示技术人员的三六九等,同时也人为地将客户划分为“高端客户”与“普通客户”两个阶层。我们自忖身份和年纪,选了经理和店长,虽然怎么看怎么觉得那个经理乃是去年洗头的小弟。不同的是,人家蓄了胡子、染了头发、换了行头、头发上竖起一撮毛……风格即命运,现在像个有型格的腕儿了。
        据说看理发师的水平,要看他怎么使用剪子,大师用剪刀的尖端,生手用末端。我看着经理在用剪子的中后端修理着我的头发,不禁担心起来。再看旁边的一个美女,一头如云秀发,被一个普通理发师仔仔细细地摆弄着,堪称字斟句酌,越发怀疑自己是不是当了冤大头。
        趁空,两个头发染成啤酒黄、留着卡通发型的小弟围住我们,就如美貌洗头妹笼络男宾,威逼或者利诱,苦口婆心地或者循循善诱,无非是让你大把使钱。
        我们坚定信念,拒绝了“调理发根”(那也就是烫发),拒绝了天价锔油(都是广州生产的化工产品),还拒绝了其他一些有利于我们头发的未来的美好建议。
        最后,镜子中的自己形象还不坏,郝猫草一样的头发也略微有了光泽,目的达到。再看旁边那个美女,剪了还不如不剪,理发师陪着小心、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看来,一分钱一分货多少还是有道理的。一下子失去理智向小弟询问:“你说那个金卡现在打3.5折?”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乱炖 2012-10-24
    萨克斯疯 2006-1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