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12

    意大利绘画四百年

    Tag:


        忽然之间,媒体设置了议程,意大利进入人们的视野,却原来,中意文化年到了。
        中国人对那个“一只高跟高筒靴踢着足球”的国度并不陌生,馅饼、面条、高门大嗓、大家庭、黑社会、艳丽的服饰、花腔大戏……IVON说,唉呀妈呀,意大利人多像俺们东北人儿啊。
        毕竟还是不一样。
        HL在MSN上约着同去美术馆,是意大利贝利尼博物馆的“意大利绘画四百年”。有达·芬奇、拉斐尔、米开朗基罗这“文艺复兴三杰”的真迹,还有安吉利科、提香等等我所喜欢的名匠画作。人不多,比印象派展览少了五分之四的样子,感叹国人真是不识货,替意大利委屈。保安森严,光线暗淡,在第一展厅里,每盏灯照亮一个小小画幅,神秘威严。
        安吉利科的《圣母玛丽亚怀抱婴儿坐在宝座上》是金箔底的木板油画,圣母浅蓝色的袍子,圣婴浅粉色的袍子,并置在一起不俗,因为设色淡雅,人物的面部表情安详宁静,这种温柔而又神圣的感觉是现代人绝对画不出来的,因为安吉利科画的时候必定带着使徒般的虔敬,介绍说“这幅画被历代画家和学者视为精致、纯洁和灵修的典范”,此言不虚。相比之下,不远处拉斐尔的“巴蒂斯塔布道”,品红陪宝蓝,颜色艳得像是赝品,人物甜俗,中世纪“板滞的灵性”到此荡然无存,代之以“生动的世俗”。达·芬奇只选了一幅素描,一个浑身长毛、头发和胡须披散的骑士,骑在一匹同样长满长卷毛的马背上,骑士戴着植物编织的花冠,翻着白眼,表情悲苦,像是疯了。这应该是幅想象画,要是被布朗相中,是不是会写出一部“达芬奇密码II”?另外,第一次认真琢磨寓意画,也就是ECO在《玫瑰之名》里描述过的那种,有一小幅,是提香的表弟的儿子画的,“科学的寓意”,画着一个由七个人组成的滑稽的行列,但是象征符号太多了,看不懂。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