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10

    Tag:

        因为喜欢,所以更喜欢,就有了贪,就上了瘾,就变得病态。
        从心理学的角度,叫做“偏执狂”和“强迫症”。
        从遗传学的角度,都是基因惹的祸。
        从生理学的角度,乃是某种激素物质分泌的稍稍多了。
        从宗教的角度,神甫让你忏悔,和尚让你戒。
        戒、定、慧,不戒,就入不了定,更谈不上大智上慧。
        我戒过什么。
        烟。泡机房的时候还年轻,天天被二手烟熏着,忍无可忍,决定吸一手烟。真容易上瘾,最后达到不抽“骆驼”不过瘾、一天能抽两三包的境地。某一天告别影视,痛改前非说戒就戒,自己把自己佩服得不行。
        挖雷。刚买了电脑的时候,一下子迷上了挖雷游戏,天天苦练如何在最短的时间识别出100个地雷。经常挖到凌晨3点,闭上眼全是小格子和小红旗。直到要考博士了,删除,戒了。
        可乐。自从可乐进了中国,就倾家荡产地天天喝,有着一顿饭喝两大塑料瓶的海量,可以全天不吃饭,只要有可乐。然后某一天幡然悔悟,说戒就戒,渡过了无比痛苦的两周,真的做到涓滴不沾。
        回顾光荣历史,琢磨着自己真的可以再戒点什么,网络?咖啡?网络加咖啡?
        当然,我一直知道“戒”对于我的最高境界:书。要是我哪一天把书戒了,东北话讲,那就妥了。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理想 2007-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