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1-20

    西湖两日

    Tag:

        大概是三年之内第三次去西湖。
        对西湖的好感始于杭州的老市长苏东坡。小时候死背宋词,觉得他文笔不错,特别是他那明月夜短松岗上对发妻的深切怀念使我这个年幼的女读者唏嘘不已,决定嫁人就嫁这样的人,哪怕自己在时间的流逝中只剩下个姓氏,因为爱人的悼亡词、一样在后人眼里流芳千古。上了中文系以后,正逢上所有偶像全都倒塌的时代,知道痴情公子原来也是纳妾的,朝云暮雨,小蛮腰什么什么的,走下神坛的东坡成了家常的东坡――肉。
        请爸爸妈妈在新开元吃饭,除了叫化鸡,把杭州名菜都点了一遍,西湖醋鱼、龙井虾仁、脆炸响铃、宋嫂鱼羹,最后上的是东坡肉。可是他们不吃,当这是寻常的五花肉。爸爸还可以原谅,搞导弹的,无知可以宽恕,妈妈就让我气愤了,好歹也是中文系毕业的不是。我讲起苏东坡如何炖肉,讲着讲着想起“只用一根柴禾,炖得好烂的猪头”,岔了――我讲的是金瓶梅。妈妈到底没有因为苏东坡而吃下那块不利于她的胆固醇指标的肥肉,我悻悻然,替苏东坡委屈,看来文人的名气不是到哪里都管用的。
        杭州的白居易市长替西湖做过大量的以忆江南为题的系列广告,“晴方好”“雨亦奇”,导游们发展了他的观点,把风、雾、雪、酷热和严寒都赋予了诗意。也就是需要这样理解:如果把西湖比作西子,西施满面春风固然美,她愁眉不展、她哭天抹泪、她撒泼、她磨牙打呼噜――都是美的。我们赶上阴天下雨,按照阿Q式的自我安慰,只好欣赏西湖的坏脾气了。
        因为大家都来过西湖不止一次,所以景点的选择比较随意。上了雷峰塔,在杨公堤上的杭州花圃里发现迷人景致,去了西泠印社,坐小船把苏堤、曲院风荷、水云间和阮墩环翠看了看,然后一路走来,从平湖秋月走到西湖新天地,甚至一路走到清河坊。爸爸妈妈脚力甚健,累得我腿疼腰酸。晚上看地图,我发现我们其实已经走了大半个西湖,西湖真小啊。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句号之前 2006-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