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08

    有夫千万里

    Tag: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的“那位”,去国远游美利坚,为的是拿个镀金的MBA学位、回来好当大“海龟”。我送君送到海关,执手相看泪眼之后,开始了留守女士的快乐生涯。
        自然,丈夫不在身边,略有些不方便,例如:没处撒气、自己修水箱、盗版的恐怖片必须在半夜之前看完、没来暖气的冬天被子里有点冷、方便面小鬼当家……实话实说,我数得出的“不方便”也就这意思了。何况我都一一有了对策:撒气筒找了个肥肥的玩具兔子,呲着大牙傻乐,你打它两下,它忍了,你再打无数下,它还没脾气,比丈夫更象“忍者”。修东西可以自己动手,不是正流行DIY嘛,水箱灯泡保险丝,乃至自己攒台电脑,我哼着花木兰小调,很是意气风发。恐怖片是个考验,好在自己英雌虎胆,硬着头皮也能对付到The End。COOL被子是物理问题,好办,我买了电热毯,床边再搁一个带加湿功能的电暖气,为了防上火,每天加喝大碗菊花茶。方便面不好吃,但绝对是懒人拍挡,我的最新招数是在汤中添加菠菜午餐肉凤尾菇,味道不俗。――除了上述“不方便”,其他的,就都是“方便”了。首先,自己可以升任财务总监,买东西不必再看丈夫脸色,快乐大大的有。其次,时间也尽在掌握,半夜起来洗澡、中午蒙头大睡、占着游戏机暴打的诸般勾当,全凭自己高兴。第三,可以把家办成狐朋狗友完全俱乐部,喝喝小酒、打打小牌、闲言碎语满天飞,不亦悦乎。再再再次,就是穿着打扮上也可以随心所欲,浓妆可、淡妆可、不妆亦可,率性而为。伍尔芙建议女人要有自己的屋子,我不仅有自己的屋子,而且屋里还没有丈夫,这效果,真没说的。其实我也可以不留守,因为我是办好了陪读签证的。中间也去疯玩过数次,但总觉得那里是“梁园”,并非久居之地。究其竟,就是贪恋这种自由自在的滋味吧。在我的魔鬼辞典里,“自由自在”的意思是:我自由,故我存在。
        有朋友告诫我说:所谓“丈夫”,顾名思义,就是一丈以里的男人。潜台词是:如果距离超过一丈点零一寸,他就很可能成为别人的丈夫。纵使我从小数学地理全没学好、算不明白我距纽约到底有多少丈,但是自然明白:我的“丈夫”得改叫“万里夫”了。
        好在有牛郎织女起着表率作用,柔情似水,佳期如梦,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还有很多励志的诗歌,但愿人长久啦,海上升明月啦,不负相思意啦,家书抵万金啦,君问归期未有期啦,古人在音讯渺茫交通不便的时代尚且能坚持到底,何况天天伊妹儿着的我们。
        距离产生美,大距离产生大美。这个我信。对于某些人的爱情而言,距离不是问题。
        多年以后,又在一起了,天天厮守在一处。经常,忍不住要问:你啥时出差啊?
        这回是我要出差了,那位问:啥时候回来……要不,好不容易去一趟,多住几天?



    loading...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荤面素底 2006-10-08

    评论

  • 多住几天,呵呵
  • 我觉得你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