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05

    投稿


        下午去校刊编辑部。天气突然热了起来,25度或者26度。我穿着毛衣和外套,觉得微微的“香汗淋漓”。可是也不好脱了外套啊,忒不正式,所以只能狼狈下去。
        在新修的皇冠大厦底下,80年代末90年代初那种表面贴了马赛克式瓷砖,长得像厕所的旧楼。里面的装修倒还堂而皇之,比行政楼楼内稍好。非常谦逊地敲编辑部1室的门——其实门是开的。里面的C老师不像我想像中的高傲,咣咣给打上蓝印,表明进入审稿程序,旁边的电脑里也把一应资料输入,看似很正规。大概因为我形象狼狈所以比较令人同情,C老师开始向我打听学院里的专业设置什么的,我数了遍家珍,眼看这个气氛好了起来。恰逢此时,设备科的小Y进来,原来都是熟人啊,熟人和熟人是不一样的。SO,C老师志愿带着我去主编办公室。
        按说,能在这所高校当主编的老师一定不是非凡人物,开门一看,果然。苍老、佝偻、严谨,脸上的褶子里都像写着字儿,这个为人作嫁的职业不好干啊。我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因为长这么大还没亲自送过稿子,一般都是EMS了。还是C老师替我解释两句,期间主编锐利地扫了我两眼,我怎么感觉像是媒婆看看我和这份学报是不是般配?总之呢,稿子如山如海,已经排到今年第5期了,就是说已经到了10月份了,即便审稿通过也要明年见了。“没事儿没事儿,我能等”。说完这话,自己都觉得理不直气不壮。
        告辞出来,长吁口气,爱谁谁吧,下一回,还是EMS吧,我的脸皮儿太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也是脸皮特薄呵呵
  • 我开始还以为是我的blog呢,呵呵 我原来也用的这个摸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