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02

    为什么我们应该善待文艺青年 - [趣事]

     

     

    李世民见大家踊跃参加高考,得意地说:“天下英雄尽入吾彀矣”。唐太宗,真聪明人也,把不安分分子都收归到体制之内。对待这群人么,排排座次,每三人发俩桃子,大家只顾你死我活地占位子抢桃子,完全忘了还有另外一个世界、更忘了世界上还有苹果、香蕉、梨、甚至荔枝。

    科举制度,高,实在是高。

    文化人儿,不是什么特殊品种,任何时代任何国度都有。霍弗称之为“言辞人”(man of words),他们可以是教士、先知、作家、艺术家、教授、学者或一般识文断字心存高远的知识分子。与大众不同的是,言辞人有一种特殊的虚荣,那就是被肯定、被尊重。霍弗说,几乎每一个喜欢找茬的言辞人,一生中都有一个阶段,在位者只要表现出谦恭和怀柔的姿态就可以把他争取过去。要是当权的法利赛人曾经礼贤耶稣,尊他为拉比,那耶稣说不定就不去宣传新福音了。如果路德早早得到主教职位,从事宗教改革的热忱也许就会冷却。普鲁士政府要是授予青年马克思一个头衔和重要政府职位,或许他就不去编那激进的《莱茵报》了。我必须加上,如果蔡元培批给青年润之一个北大图书馆的正式编制指标,那中国的历史没准都要改写了。“不管一个抨击当局的言辞人,多么相信自己是为被压迫者和受伤害者仗义执言的斗士,他的动机十之八九都是私人的和个人性的”——有着不被承认不受赏识的“隐痛”。

    大规模的群众运动千篇一律都是由不满的诗人、作家、历史学家、学者、哲学家之类的人物为先导。正是因此,聪明的当权者应该放下架子、同言辞人结成同盟。如果所有的读书人都是教士,那么教会就是不可动摇的。如果所有的读书人都是官吏,那么现政权就比较稳固(说到这里,该恍然大悟了吧,为什么全世界都在组建文官政府,为什么我们要广招公务员,为什么大学越来越大啊)。

    最令人头痛的是没有创造力的言辞人,他们有野心但是没有能力,有抱负但是没有才华,因此更没有资格被政权收编,也就更易于将满腔愤懑投入一个激烈的反叛运动。早在1941年的时候,皮特·菲尔埃克就指出:大部分的纳粹头子都有艺术和文学上的野心,比如希特勒试过搞绘画和建筑,戈培尔写过戏剧,罗森贝格试过建筑和哲学,席拉赫写过诗,丰克试过音乐,施特来谢尔试过绘画——不幸的是,他们的艺术野心没能得到满足,世界也因此更加不幸。

    抚今追昔,不能不郑重呼吁,我们一定要善待文艺青年,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他们变成愤怒青年。在现代技术手段条件下,不妨通过网络平台,让人人都能当上艺术家,然后再秘密地安排有关人员,通过点击数字、跟帖、以及“顶”、“赞”、“沙发”、“飘过”、“雷到”等现代符号手段,让每一个文艺青年都有飘飘然不知其所以然的美好感觉。为此投入的人力物力自然是巨大的,可是,与社会的长治久安相比,那又算得了什么呢。

     

     

     
    分享到:

    评论

  • 赞一个
    楼主飘飘然不知其所然了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