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14

    狼狈

     

    什么叫狼狈呢,就是昨天熬夜、今天起来晚了,正洗澡的时候接到院长电话,让速去学校某机构开会,声音里有指责的意味。委屈,没人通知我开会啊,但还是跳出浴缸、披着湿漉漉的头发狂蹬自行车去了。到了现场,灰溜溜找个空位子坐下,一扭头,发现旁边不是别人,原来是副校长,估计是自己坐错了地方。

    有什么辄吗?完全没有。知道自己头发一定乱糟糟,临时抓的衣服都是昨天的皱褶,而且完全不明白这个会是干什么的。但是,为了不至于更狼狈,我对着校长很自信地微笑,拿出纸笔开始狂记。为了显示专业,我还时而停下来、专注地望着对面发言的老先生,MY,不是别人,正是我所崇拜的葛巨腕。再看下一个发言的,也眼熟,天,俞巨腕。圆桌旁都是有大头有大脸的人物,而我算是何方神圣呢?

    开了一个小时,散会,回到家里还是莫名其妙。明白了,大概是院长同志发错了通知。我这根小葱哪里配开这么有档次的会啊。

    暗笑不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要你 2008-04-14